你的位置: 首页 > 最新小说 >

新上《心瘾》弱水千流小说免费阅读

2021-05-01 11:07    编辑:石竹阅读
  • 心瘾

    小说《心瘾》讲述了精彩内的故事作者是弱水千流。小说精彩节选:

    弱水千流 状态:连载中 类型:言情
    立即阅读

《心瘾》 小说介绍

小说叫做《心瘾》是弱水千流的小说。小说内容精选:...

《心瘾》 第2章 免费试读

其实一点都不好。

之前的酒瓶子砸破了那个制片的头,玻璃碎片也划伤了她的手,之前不觉得,走出大门之后冷风一吹,这才惊觉虎口的位置隐隐作痛。低头瞥一眼,发现血已经干涸凝结,变成了一种很暗很暗的红色。

尚萌萌仰天长叹一口气,招了辆出租车,将荣伊扶进去。

荣伊已经没眼泪了,抹了把脸,顺手把浓密的假睫毛扯下来,声音发哑又有些颤,“又给你添麻烦了。只是今天这么一闹,估计……”

尚萌萌吐着气捏眉心,“得了吧姐,回去洗个澡好好睡一觉,明天的事,放到明天再说。”

不夜宫的轮廓在后头逐渐模糊,街灯交织得像一团雾,繁华的街景在她眼中显出几分莫名的荒凉。

闭上眼打算小憩,黑暗中却浮现那双黑色眼睛,盯着她,目光狂妄而充满野性,精锐如狼。

尚萌萌心头发紧,猛地睁开眼扶了扶额头——这么不愉快的一段记忆,还是赶紧忘记为好。

***

回到华南路的公寓时,已将近凌晨三点。

精装套四,出门就是地铁站,交通便利,周围的配套也算齐全。在B市,这样一间屋子的售价对尚萌萌这种三流模特来说是一个天文数字,所以,这套房是她租的,合租,除了荣伊之外,还有另外两个室友。

一晚上发生了太多事,尚萌萌早已疲惫,进了电梯摁下“24”,她背靠着镜壁,鼻子里沉沉呼出一口气。看一眼荣伊,衣衫不整妆容不洁,正低头看着手机,清丽的眉宇拧着一个结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……”荣伊抬头,有些为难地开口,“季如烟又带人回来了。”

闻言,尚萌萌翻个白眼,在电梯门开的刹那,咬着后槽牙蹦出句脏话。

打开门,屋子里漆黑一片没有开灯。她在玄关处驻足,看见地上除了一双红色高跟鞋外还摆了一双男士皮鞋。她沉默了会儿,将行李和包随手往沙发上一扔,朝四个卧室的其中一间走去。

房门关得死紧,可掩不住里头的热火朝天。门板被撞得砰砰响,一下一下沉重有力。

尚萌萌满脸嫌弃,不待她开口,另一扇房门大开,一个穿着睡衣的年轻女人气势汹汹地走出来,狠狠一脚揣在门上,气急败坏:“我说大姐,动静能不能小点儿?”

说话的姑娘只大尚萌萌一岁,眉清目秀,姓秦名静涵,是2403的房客之一。话音落地,卧室里头果然消停了下来。

尚萌萌脸上一阵燥热,转身打开客厅的大灯,在沙发上坐了下来。

不多时,门开了,一个赤着上身的高大男人走了出来,小麦肤色,胸肌与腹肌结实分明,沾着汗水,腿格外修长。荣伊已经回了房间,客厅里只有尚萌萌和秦静涵两个年轻女孩,尴尬直欲抢地,转过头,没有搭理他的意思。

男人将Polo衫往身上套,目光有意无意地扫过客厅里的几个女人,却在看见尚萌萌的时候目露讶色,“尚萌萌?”

这个声音不大,却很清晰。尚萌萌下意识地抬头,看见一副轮廓分明的容貌。几秒钟的辨认后,她皱了皱眉,认出这个男人是个男模,和她一个公司,是上娱最有名气的几个平面模特之一,叫余哲。

“……”季如烟,你TM是多饥渴。

她在心头竖中指,揉了揉额角,挤出干笑敷衍,“余师兄,好巧好巧。”硬生咽下后半截的“您日理万机,今天怎么有空约.炮啊”。

余哲回头看了眼身后,又重新看向她,挑眉,“巧。”边说边穿好外套,笑了下,换鞋开门离去。

一个留着波浪卷的女人披着睡袍走出来,眼中流转冷色,气质是很独特的慵懒。她点燃一支烟,懒懒洋洋地斜倚着门框,白皙纤细的长腿线条极美,“同事?”

尚萌萌斜眼瞥她,脸上俩大字:废、话。

季如烟红唇里头吐出烟圈,漫不经心:“那确实挺巧。”

“巧什么巧?”秦静涵抄起抱枕就扔了过去,怒道,“说了多少次了,不要往2403带男人,男朋友不行,炮.友更不行。你倒好,还约萌萌的同事,以后见面她多尴尬!”

季如烟指间夹着烟,吐出一口烟圈,脸色淡淡的,“秦大小姐,我怎么知道他和萌萌是同事。看不惯我,你随时可以搬出去。不过,”顿了下,又轻声补充一句,“定、金、不、退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别、吵、了。”尚萌萌抱头哀嚎着,打断道,“几位姐姐,一天不吵架会死么?荣伊不舒服,让她好好休息OK?”说完骂骂咧咧,踢着拖鞋往自己房间挪。

手刚握住门把,一道慵懒妩媚的嗓音却在耳畔凉凉响起,“我有几个朋友今晚在不夜宫玩儿,说今天晚上难得那几位爷都在,偏偏有人在他们那儿砸场子,还把一个搞制片的打进了医院。”说着微顿,季如烟视线下移,不着痕迹地扫过她带着血的衣裤和手上的伤口,眯了眯眼睛,“萌萌,不会是你吧。”

“不夜宫?砸场子?”秦静涵大吃一惊,诧异得直接跳了起来,上前几步,视线在她身上仔细打量,压着嗓子说,“不会真的是你吧?那可是穆家的地盘儿。”

今天夜里,尚萌虽萌霸气生猛,但事后回忆起来其实很有几分后怕。她沉默了会儿,脸上戏谑的表情淡下去,抚了抚额头,“不然呢?由着荣伊让人办了?”

“为什么不先联系我们?”

“我当时没想那么多。”

“算了。”季如烟游着步子过来,唇角带着丝无奈笑容,“好在平安回来了,看来穆家几个大爷也不打算为难你们。那个杂碎自己作死,怪得了谁。”

尚萌萌挑眉,又听见她问:“对了。这次你回临水,你妈那边……”

“唔,挺好的。”

季如烟表情微变,又吸了口烟,“有什么事儿别憋着。”

“就是。”秦静涵很认真地点头,“萌萌,咱们是好朋友嘛,披肝沥胆战心惊!”

披肝沥胆就披肝沥胆,战心惊是什么鬼==?

尚萌萌默,忽然将季如烟指间的香烟拿过来戳熄在烟灰缸里。大美人一双眸子懊恼地瞪大,正要说话却被尚她扬着眉打断。

白又纤细的手指敲在墙壁上,语调慢悠悠,“听说余哲的前女友得了艾滋。”懒洋洋一抬眼,很满意地看见季如烟脸色瞬间刷白。

她笑起来,眸色故意放媚,声音轻轻地补充:“和他分手之后得的。”说完扭着腰哼着歌回了房间。

季如烟一口气堵在胸口差点怄死。幼稚鬼。

***

尚萌萌是很地道的南方美女,个子高挑,骨架子却小,肤色白皙,五官也精巧细腻。笑起来时温婉如水,不笑的时候又带着一种淡淡的疏离,能轻松驾驭许多风格的服装和妆容。

毕竟,她是一个模特。

不夜宫砸场事件之后,一连三天,闹得满城风雨的某人该吃吃,该喝喝,该渣阴阳师渣阴阳师,一切如常。傍晚六点半左右,她的手机铃响,来电显示:陈姐。

陈姐叫陈悦,在上娱负责她的一切工作安排,是她的经纪人。

尚萌萌关掉pad上的游戏界面,顶着鸡窝头接起电话,“喂,陈姐。”

“家里情况怎么样?”

“没事啊。”她走出卧室,打开冰箱拿出一罐啤酒。

简单一句寒暄后,电话另一头的女人开门见山,字里行间都透出一种精明人的势利和老辣,“萌萌,上回你跟我说的事我没忘。”

涂了红色甲油的指甲轻轻敲在易拉罐上,轻轻一声响。尚萌萌重新打开冰箱,把啤酒放了回去。

女人的声音继续传出,“今天晚上八点半,四时景饭店,雅间名叫‘采薇’,林老板请了贵客吃饭,你也去。他开价六千,我给你抬到了一万,五五分,你回来之后我把钱转给你。”

尚萌萌由衷赞叹陈悦办事给力,笑盈盈地道谢,随后挂断电话。

拉开衣柜,取出一件旗袍换上。镜中一袭月牙色绣牡丹,素净清雅,很衬她的气质。剪裁精良的贴身短款,将那完美的腿型胸线腰线展露无遗。镜中的女人绑着马尾素面朝天,清新得好似一个高中毕业不久的女学生。

尚萌萌对着镜子端详片刻,打开了化妆包。

二十分钟后她拾掇妥当,刚到玄关时听见有人开门,抬眼,见是荣伊和秦静涵,手里提着青菜和水果。

“要出门?”

“嗯呐。”尚萌萌从鞋柜里拿出一双很性.感的黑色细高跟,拿帕子揩去鞋面上蒙的灰,然后换上。

她精心打扮之后愈发美艳,抬眼时曼丽懒倦,旗袍下纤细匀称的一双长腿白得晃目。荣伊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,好奇道,“去哪儿啊?”

尚萌萌拿上钥匙出了门,“这个点儿当然是吃饭啦。走了。”

荣伊探头狐疑地嘀咕,“穿成这样,和谁吃饭。”

却没人答话了,过道里哒哒哒的高跟鞋声音逐渐远去。

***

一线城市,工作日的晚高峰时期,想打到出租车都简直难比登天。

天已经暗下来了,尚萌萌在暮色中沉默地站立了会儿,纤细的脚踝阵阵酸痛。她皱起眉,有些烦躁,后悔卖掉了自己唯一的一辆车。

看了眼时间,将近7点半,从这儿到四时景饭店要穿城,如果再不出发,她极有可能迟到。纠结了几秒钟后,尚萌萌吐出一口气,喊了个uber。

与此同时,一阵喇叭声却突兀地刺痛她的耳膜。

她眸光微闪,看见街边一辆银灰镀磨砂轿车缓慢地停了下来,车窗降下,现出一张细腻俊美的脸庞。那人长了副桃花眼,眉梢都噙着笑,语气戏谑,“在这儿也能遇上,和你还真是有缘分。”

“你是……”尚萌萌一时摸不着头脑,只觉这张脸眼熟,却想不起来这人是谁,又是什么时候见过,估摸着是哪个合作过的摄影师或者男模特。以前也经常遇到路上打招呼的,只是她记性一向不太好。

那个俊美男人摸着下巴看她,视线在她身上打量一圈儿,挑眉,“不记得我了?那也没关系。我们去城南,顺路么?要不捎你一程?”

四时景饭店也在城南,倒的确顺路。然而她还是拒绝了,态度良好而又干脆,“谢谢好意,不用呢。”话刚说完,包里忽然震动了一下。是她的手机。

尚萌萌划开屏幕看了眼,见是陈悦发的简讯:贵客在路上了,估计八点左右就会到,让尚小姐抓紧时间。

很显然,这是转发的林岳峰的简讯。

她眉头越皱越紧,看见Uber地图上,司机距离自己还有好几公里。

那个人又摁了下喇叭,眸光促狭,“真不用?”

“等等。”

尚萌萌思考了会儿,取消了订单,然后提步绕到车尾,对着车牌号打开了相机。却忘了关闪光灯,摁下快门的瞬间,白光在夜色中突兀乍现。

“……”最讨厌这种世界突然安静的感觉。

尚萌萌有点想死。

须臾后,她干咳一声清清嗓子,尴尬且窘迫,把车牌号发给荣伊之后就收起了手机。驾驶室里的桃花眼却直接笑出了声来,边笑边咳嗽着点头,“现在失联的报道多,理解。上车吧。”

尚萌萌看了眼时间,没工夫细想那个招摇的车牌号,拉开后座的车门,却发现里头还坐着一个男人。穿着黑色西装,身材异常地高大且结实,仰着头,似乎在睡觉,脸上扣着一本翻开的书,黑色西装裤下的双腿修长笔直。

分明是极散漫随意的坐姿,存在感却强烈到无法忽视,在狭小的空间内形成极强的压迫感。

她心头一沉,后颈的汗毛不自觉地竖了起来,面上却还是不露声色,稳住心神坐了进去。

“你不知道车牌号可以作假么?”耳旁传来一道低沉微哑的嗓音,懒洋洋的,带着些玩味的意思。

这个声音莫名熟悉,尚萌萌眼睛里掠过一丝诧异,侧目,看见男人姿态随意地拿下了扣在脸上的书,古铜肤色,轮廓分明,五官英挺硬朗,眉目间带着股原始的野性,转头看她,漆黑的双眸目光深而锐利。

“……”

尚萌萌脑仁儿疼——仙人板板。她想起来了。

穆城扬了扬眉,“这么轻易就上陌生男人的车,胆子不小。”

最新推荐

编辑推荐

热门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