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 首页 > 最新小说 >

爆款小说黛色正浓全文免费阅读

2021-05-01 17:19    编辑:石竹阅读
  • 黛色正浓

    这本《黛色正浓》是由作者笑佳人所写的,主人公的故事精彩丰富,下面给大家带来精彩内容:

    笑佳人 状态:连载中 类型:言情
    立即阅读

《黛色正浓》 小说介绍

《黛色正浓》这本小说是由作者笑佳人撰写,和小编一起来看看精彩内容吧!...

《黛色正浓》 第3章 免费试读

八月初的北京,阳光灿烂,天气炎热。

沈黛刚参加完一场面试,穿了一身浅蓝色ol连衣裙,高级雪纺面料,质地柔软轻薄飘逸,完美地勾勒出了年轻女人含苞待放的线条,纤细长腿交错前行,白色细高跟哒哒地踩着地面,发出规律的悦耳声响,朝气蓬勃。

陆迟保持五步的距离跟在她身后,从机场大厅出来,目光就没能从她身上离开。

六年不见,她衣着打扮完全变了样。

及腰长发高挽,露出修长白皙的颈子,耳垂上挂着的珍珠坠儿随着她的步伐摇曳。

她肩膀单薄,他手上还残留着之前扶住她,碰到的细腻莹润触感,太想,差点没能松开。

浅蓝色修身连衣裙,耀武扬威地裹住她肩膀到大腿,轻轻扭动的小腰,蛇似的蛊惑他上前,不顾一切将她压在随便哪辆车上。

嗓子眼好像冒了烟。

六年前心思多纯洁,如今看一眼浑身都冒火。

陆迟侧头,抬手解开衬衫第二颗纽扣。

沈黛就是个妖精,勾人却不自知。

十七岁她就成妖了。放假不老老实实在屋里写作业,跑到阳台上画画,风吹起她的碎花裙摆,露出两截纤细小腿。勾引他看过去了,她却捂住裙子逃回屋,好一阵才做贼般扒开窗帘往外张望。平时遇上,她不好好看人,总用那双楚楚动人的桃花眼偷偷瞄他,在他想看清她到底在想什么时,她又飞快别开眼,不给他看。

两人中间仿佛有条红线,一端在她手里,一端系在他心上,她扯一扯另一头,他心不受控制地飘过去。飘到一半,她没心没肺地跑了,扔下他在那里不上不下的,没理由前进,退回去又怅然不甘。

每天,他都能听到她娇娇的声音,朝她的父母撒娇,朝她的姐姐撒娇,朝外婆撒娇。

每天,他都能看到她娇小的背影,欢快地钻进沈伯父的车,欢快地钻出来。

看得多了,她的影子就印在了他心底,即便她不扯红线,他也想她。

上大学,不少女生追他,陆迟毫无兴趣,因为心里已经住了一个。

她赖皮地住进来时,才上高二。

然后她放假了,升高三前的暑假。

她去参加朋友的生日聚会,去KTV唱歌,刚好他们班里有活动,碰见了。一群高中生,那些毛头小子争先恐后讨好几个漂亮姑娘,买各种各样的零食,陆迟瞥见有人买了几罐啤酒,他不放心,一直留意着对门包间的动静。

沈黛不会喝酒,他听沈伯母跟外婆提过,说是沾酒就醉。

她还小,同学们起哄,陆迟怕她拒绝不了。

果然一群人出来时,沈黛脸红红的,被一个比较壮硕的女生扶着,傻傻地笑,桃花眼含露带雨地扫过每一个人,平时有多清纯,醉了就有多妩媚,看得毛头小子们个个都盯着她,提出再换个地方逛。

或许他们没有恶意,但陆迟不允许。

他以隔壁兄长的身份,将沈黛扯到身边,小丫头还认得她,乖乖地跟朋友们道别。

陆迟怕她吐了,为了方便照顾,让她坐在副驾驶位上,侧身帮她系安全带,她突然亲他。

软软的嘴唇,烫烫地,没给他任何准备,笨拙地落到了他脸上。

陆迟没能扣上安全带,抬眼看她。

“陆迟,我喜欢你,很久了……”喝醉酒的沈黛傻傻地笑,桃花眼亮晶晶地望着他。

她肯定不知道,他心跳地有多快。

可他没醉,他记得她才十七岁,是家里乖巧懂事的黛宝宝,是老师们眼里的好学生。

陆迟让她睡觉,睡一觉就好了。

她很乖,摸摸她脑袋,沈黛就睡着了。

睡醒了,大概还记得这事,开始躲他,跑去北京过暑假,快开学了才回来。

听不到她的声音看不见她的人,那个暑假,陆迟辗转难眠。

她既然亲了他,他不做点什么,她会不会多想?

所以替沈伯父去机场接她,逮住想偷偷打车回家的沈黛,陆迟问她愿不愿意做他的女朋友。

陆迟永远都记得,沈黛震惊抬头时眼里隐藏不住的欢喜。

原来她真的喜欢他。

当晚陆迟睡得特别香。

如果沈黛再大一岁,如果她上大一,他会每天接送她上学,他会带她出去旅游,他会陪她做很多很多情侣会做的事。可她才十七,她才升高三,她还要考她心心念念的北影,无论从学业还是年龄上考虑,陆迟都必须克制。

恋爱两个月,除了她生病那一次,他连她的手都没有摸过,过不了心里的坎。

小心翼翼地守着,她还是跟他分手了。

她说考试没考好,陆迟听外婆与沈伯母聊过,她依然是年级第一。

陆迟想不通她分手的真正原因,本想等她高考结束再问清楚,外婆病逝,老头子找上了门。

换家公司,再值钱陆迟也不会接手,但那是东影,是她最喜欢的影视巨头。

因此他去了美国,那个离她梦想的小金人,最近的地方。

~

沈黛给黑色宝马解了锁,绕到驾驶座,瞥见陆迟拉开了副驾后面的车门。

这样挺好的。

系安全带时,沈黛随口问他,“你要去哪里?”

她送他回去,当然得知道地点。

陆迟看看手表,“宏远酒店。”因为她去卫生间躲了十五分钟,他没时间再回住处换衣裳。

宏远酒店只与东影大厦隔了一条街,沈黛识路,倒车出去,专心驾驶。

其实她与陆迟怎么都算得上熟人,如果陆迟主动跟她说话,哪怕露出一点点想要攀谈的意思,沈黛也会像老朋友那般,问问他这几年是怎么过的,问问他来北京做什么,是出差还是留在北京不走了,可陆迟冷冰冰的,沈黛就不想去贴他的冷脸。

阳光刺眼,沈黛拿出墨镜戴上。

后面一直很安静,有了掩饰,沈黛大胆地看向车内后视镜。

镜子里的陆迟,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呢,长长的睫毛垂下来,收敛了眼里的清冷。

沈黛从未见过这样的陆迟,她也六年没见过这个初恋了,忍不住继续偷瞄。

陆迟白皙俊美,比电视上的男星们有过之而无不及,据说与他的父亲很像。

沈黛没见过陆迟的父亲,他们一家人都没见过,陆迟母亲是未婚生子。

想想,陆迟还是挺可怜的,难怪性格孤僻,最亲的外婆也走了。

忆起慈眉善目的老人,沈黛有点难过,收回视线不再看他。

进了市区,车速慢了下来。

手机铃声响了,沈黛从包里摸出手机,看到徐行的名字,情不自禁地笑。

“到哪了?”徐行清朗温润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“进市区了,再有半小时就能到家。”眼睛看着路况,一耳朵留意外面,一耳朵听徐行说话,沈黛浑然忘了后面还坐着一个人。

陆迟却听出了她声音的变化,据说女人与男朋友打电话,声音会自发地放柔放甜放嗲。

目光扫过沈黛半露的大腿,陆迟烦躁地攥了攥手。

她来北京后交过三个男朋友,在一起或分开了,都会发微博小号上。前两个,一个交往四十来天,一个半月都没到,以陆迟对沈黛的了解,他很确定沈黛与那两个家伙没有牵手外的身体接触,只有这个徐行,马上要满三个月了。

陆迟记得,沈黛回过一个比较聊得来的粉丝,说她交往满三个月才会尝试kiss。

“你经常开车时打电话?”

沈黛挂了手机一分钟后,陆迟看向后视镜,盯着她问,心里有火,眼神自然不善。

沈黛戴着墨镜都不管用,被陆迟盯得莫名心虚,“偶尔吧,一般说两句就挂了。”

徐行只是确认她下了高速没有,那家伙,一直不放心她开车。

陆迟对上她的墨镜,重新靠回椅背,淡漠地看路边商铺。

沈黛记起姐姐的话,趁他主动开口,笑着问:“你手机号是多少?我姐说回头请你吃饭。”

拿着手机准备记录。

陆迟却摸出手机,让她报她的号。

沈黛顿了顿,还是说了出来,话音落下几秒,手机铃声响,屏幕上跳跃出陌生号码。

铃声很快停了,沈黛暂且没去保存,问陆迟要不要姐姐的。

陆迟长长的眼睫垂着,盯着联系人姓名那一栏的“沈黛”二字,越看越别扭,嫌生分。敷衍地点点头,陆迟拇指扫过屏幕,扫了两次,将“沈黛”改成了“BB”,最后为掩人耳目,又加了个Q,BBQ。

“用我再报一遍吗?”沈黛当他在输入号码,体贴地问。

陆迟点头,这才存了沈素的号。

交换完联系方式,两人再度无话。

车停在了宏远酒店左侧路口,沈黛解开门锁,戴着墨镜转向陆迟,“以后常联系。”

陆迟看着她打发陌生人般的笑,真想从微博点出两坨便便,砸到她脸上。

寒着脸下车,陆迟“嘭”地关了车门,理理衣袖,扬长而去。

当了司机连声谢谢都没得到,沈黛对着男人背影撇撇嘴,开车回家了。

她住在八楼,电梯停稳,出门,却见对面那户人家走出来一个穿西装的男人,随手锁了门。

男人身形高大,长得小帅,看到她,朝她灿烂一笑,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。

笑容容易拉近关系,沈黛回以一笑,“你是新搬来的吧?”

她大四实习就来这边住了,当时对面住的是一家三口,新婚夫妻带着五岁的女儿。沈黛喜欢孩子,没灵感了就请小丫头来自家玩,给她设计小衣裳。今年年初一家三口跟她告辞,说房子是他们租的,现在主人要回来了。

沈黛告诉姐姐,姐姐也有点可惜,她刚买房时得了那对夫妻很多照顾的。

送走关系和睦的邻居,沈黛迎来了讨人厌的装修工,害她头疼了好几天。

但对上眼前这个笑容灿烂的新邻居,沈黛登时忘了那点不快。

新邻居看起来很好相处嘛。

阳光美男多看了她几眼,尴尬地摸摸脑袋,“不是,我是替别人检查房子来的。”

沈黛有些意外,随即笑着与他道别,等对方进了电梯,她取出钥匙开门。

推门而入时,沈黛回头看了眼对面,有点好奇新邻居到底是什么样的人。

看样子,应该很快就搬过来了吧?

楼下,一辆黑色卡宴稳稳开出了地下停车场,十五分钟后,停在了宏远酒店前。

“陆总。”秦良下车,笑着替站在路边等候的陆迟打开车门。

陆迟面无表情坐进去,车后放着一套西装,给他换的。

秦良是陆迟的助理兼保镖兼管家,随陆迟在美国住了六年,这次陆迟回国,他提前回来准备。习惯了陆迟的冷脸,秦良对陆迟并没有身为下属该有的畏惧,透过后视镜朝扯开衬衫准备换衣服的男人咧嘴笑,“陆总,我出来时遇见沈小姐了。”

真漂亮,怪不得陆总要学偶像剧里的招数。

陆迟冷冷斜了他一眼。

换好衣服,没忍住,取出手机,翻出在机场偷拍的照片。

照片里的沈黛,刚从卫生间走出来,做贼般四处偷瞄,傻乎乎的,与六年前一模一样。

非要说区别……

视线挪到她胸前腿上,陆迟喉头滚动。

美人如花,花正香,色正浓。

最新推荐

编辑推荐

热门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