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 首页 > 最新小说 >

余恨小说免费阅读

2021-05-01 17:31    编辑:石竹阅读
  • 余恨

    《余恨》这本书相对于以往看过的那种千篇一律的小说,此文确实是比较别具一格,尤其是开篇情节跌宕起伏留有悬念。

    九渊 状态:已完结 类型:古代言情
    立即阅读

《余恨》 小说介绍

余恨讲述了初晓封胤之间的凄美爱情故事,作者文笔细腻,文字功底强大,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,喜欢的朋友,不要错过了!...

《余恨》 第15章 免费试读

“哎,方才我若没有出声,有可能看到疯胤和初晓恩爱的春宫画面啊。真是后悔啊后悔,我怎么就沉不住气爱嚎嚎呢?”侯爷府花厅中,随意坐着的九王爷颜昕然手执着折扇拍打自己的手心,口气后悔不已,神色满是失望。

坐在他侧边的人英俊的面容之上是一丝不屑的表情:“你若不嚎,便不是咱们香宛国的九王爷了。”

“非也非也,今日英俊潇洒的九王爷嚎叫,纯属意外。”颜昕然打开折扇掩着嘴偷笑,“不过……子秋兄,今日听到房内的声音,我真是意外万分。戒色那疯子竟然……”颜昕然凑近了云聪,神神秘秘的说:“他很强,初晓那丫头都被折腾的快哭了”。

云聪挑眉:“哦?仔细说说。”

“当时我踢门而入,只听初晓那丫头……”颜昕然欲款款道来。

“那丫头怎么了?”封胤离开房间,立马奔往花厅,听到颜昕然和云聪正在讨论他和初晓的事儿,立马阴沉了声音,凉凉的开口阻止了颜昕然的话。

颜昕然缓慢转过头来看见面无表情,眼眸却浮着不可抑制愠色的封胤,立马住嘴,换上笑脸道:“那丫头没怎么,没怎么……哎,咱们该出去了,今日咱们要喝个不醉不归啊。”

封胤瞪了颜昕然一眼,看向云聪:“子秋,万莫被九王爷带坏了,他这人从来不正经,倘若我们未来的丞相和九王爷一个德行,国之将堕。”

云聪讪讪一笑,看一眼颜昕然道:“封胤说的是,我该是远离这个祸害。”

颜昕然两眼一瞪,不乐意被说成祸害:“这是你们说的,我走,我这个祸害这就走。”话是这么说,他的**却怎么也不从椅子上挪开。

云聪不由失笑,封胤板起脸来:“走啊,怎么不走。”

颜昕然哈哈一笑,“要走也得带着兄弟一起走啊。走,今儿爷高兴,尽兴一番。”说罢,起身带头领着云聪和封胤离开肃永侯府。

马车上,三人随意说些诗词歌赋,正说得酣,只听刚转头看着车窗外的云聪诧异的叫了一声:“初晓?”

封胤和颜昕然都愣了愣,面面一觑,都朝车窗外看去。

果见初晓带着翠丫走在街上,正往一条偏僻的巷子走去。封胤凝眸望着那抹娇小的身影,心生疑念:她不在府中好生休息,出来做什么?

“疯胤,还不去看看,你那娇娘子被人拐跑可就……”还未等颜昕然调侃完,封胤就撩起袍子,立马下了车,跟上初晓。

初晓七拐八拐的走进了一家医馆。

医馆坐落的地理位置比较偏僻,来往的人也比较少,封胤小心的跟着,待靠近医馆,在偏窗外站着,听医馆内他们的对话——

“大夫,请您按照这个方子给我抓几剂药。”初晓从衣袖中取出一张方子递给年迈的医馆大夫。

大夫瞅了几眼,又瞅了下站在自己面前的年轻女子,他好心提醒道:“夫人,这副避子之药用多了,对身子不好,多少阻碍今后孕育。”

初晓漂亮的眼眸略微闪烁了下,后还是坚定不移的说:“大夫,您帮我抓药就是了。”

那老者瞅了初晓好几次,希望这位年轻的女子能够改变主意,但看她面无表情最后还是无奈放弃,应着去抓药了。

从医馆出来,翠丫便提着沉甸甸的几副药,心中若有所思,最后还是经不住压力问出口:“夫人,您吃这剂药,皇上他知道么?”

初晓只管走着自己的路,口中冰冷冷的说:“不用我告诉他,他也会知道的,不是么?”翠丫一怔,提着药的手紧了紧,不再说话。

而那厢,封胤见初晓从医馆出来,便立马藏了起来,见初晓走远这才进了医馆。

“大夫,方才您给那位夫人的抓的药……真的是避子之药?”方才在偏窗外,医馆内的一切对话他都听得一清二楚,但他不敢相信,初晓是来买避子药的!

老者见封胤一脸焦急,怀疑他是方才女子的丈夫,便好心说:“你……认识那夫人?如果认识,就想想法子,莫要让她食太多。那种偏方用多了影响今后生育,还是不吃为妙啊。”

封胤听完老者的话,退了一步。初晓吃避子药,就算是影响今后生育,她也要吃,她不愿为他生儿育女……

封胤失神落魄的出了医馆。回到马车上,却不见他的狐朋狗友,正好他也需要静一静。

一个女人,不愿为你生育儿女,这代表什么?封胤心中再清楚不过,答案是什么。

不片刻……

“初晓这个女人果然不同凡响啊,竟然……”颜昕然和云聪回来了,摇摇晃晃的上了马车,颜昕然道:“封胤,你竟也有被人宰割的时候,真是意外啊。”

封胤无瑕顾及颜昕然的调侃,心中甚是惆怅。

“原来初晓不喜欢你。”云聪欷歔道。

封胤沉沉叹息一声:“是啊,她不喜欢我,不愿为我生儿育女,宁愿吃那伤身子的避子药,也……”

颜昕然坐下来,将方才跟随着去,在老者那买的药扔到封胤怀里道:“这是对身体有大补效果的药,拿去换掉避子药,为了初晓好,也是为你好。”

封胤看了眼怀中的东西,道:“谢谢。”

“依我看啊……”颜昕然打开折扇开始有一下没一下的扇起来,道:“女人都是心软的,最好征服,既然你对她上心,那就采取行动让她离不开你。”

云聪适时的插了一句:“也不知你的行动对唐姑娘可有所用处。”颜昕然恨恨的瞪了眼云聪:“另当别论。”

云聪耸耸肩不语。颜昕然又道:“做了三年和尚的你,说还俗就还俗,那么……一个女人在你看来也不是问题才对。”

封胤捏起那包药,扯了扯嘴角,一抹佞邪之笑浮现:“在我看来,这,都不是问题。”颜昕然“哈哈”的笑了出来,云聪却是不可救药的神情送给封胤,“果然是疯子。”

颜昕然哈哈一笑,拍了拍折扇道:“云子秋,你又何尝不是疯子?”

云聪欲开口反驳,却听封胤冷着声说:“九王爷之前托你查的事儿,如今查的怎么样?”

颜昕然立马明白封胤所指何事儿,“啧啧”了两下道:“正常人一个,和当初查的结果是一样的。”

“正常人一个,结果一样……”封胤低头玩弄了下药包上的麻绳,沉吟:“可,我怎么感觉……她有所不同呢。”她必然有所不同,不然他的身体也不会如此贪恋于她。

“在床上,她和别的女人有什么不同?”颜昕然不怀好意的趁着封胤深思的时候问。

封胤果然乖乖回答:“和别的女人没什么区别……可她,却更让我不可自拔。”

“噗嗤——”一向儒雅的云聪失声而笑,他第一次见封胤如此失神。

颜昕然亦是斜眼看封胤:“不可自拔……哎,想当初他刚从凤城回来,带着他去妓院,死活不找女人……如今怎又知她和别的女人不一样呢?”

封胤听着有些怪异,立马回过味来,敢情他们在嘲笑他呢:“不知女人为何物的九王爷,您老有资格说我么?”

“封胤你专门揭我短,明知道我为唐姑娘守身如玉,还在这说风凉话。”颜昕然脸色一沉,似是想起什么伤心事儿了。

云聪浅笑道:“真是物以类聚。”

“咱们三个男人能为真爱守身如玉,着实不易,怎能用‘物以类聚’来形容?至少也得‘同气相求’这个词,你说是不是子秋兄?”封胤抬眉看向云聪。

云聪无奈摇摇头,马车内安静了片刻,云聪看着车窗外,颜昕然百无聊赖的扇着扇子,只有封胤低头看着脚尖,不知在沉思什么。

颜昕然瞅了瞅封胤,又看了看云聪,道:“哎,不知女人为何物的我们,用得着那么颓废么?”

云聪撇了眼颜昕然,轻微摇头。封胤叹息一声抬头:“她怎么可能是正常人呢?查的结果怎么会和当初一样呢?”

“封胤,或许是你想多了。她一个柔弱女子,怎么可能有不简单的背景?”云聪不苟同于封胤的想法,他一直在调查初晓,他说初晓这个女子不简单。云聪认为,初晓那个柔弱女子本就简简单单的如白纸一般,不可能有什么不简单的地方。

颜昕然附和着点头:“你是和尚做久了,觉得谁都不正常吧你,心思复杂。”

“贫僧的心思没那么复杂,复杂的是初晓。”封胤叹息一声:“昨夜,她二更天才回来。”

“二更天?”颜昕然见了鬼似得,瞪大眼眸不置信的看着封胤:“你说她二更天才回来,你可问过她去了何处?”

封胤摇头:“没问。”

“何以不问?”云聪不理解,二更天,大家都安眠的时候她从外回来,一个弱女子倘若遇到什么危险那可怎么是好?

封胤把玩起拇指上的扳指:“问了也得不到想要的答案,不如不问。”

“夜行出门,深夜归……你说她不会在外有姘头吧?”颜昕然思维比较出格,立马想到的就是初晓给封胤戴了一顶高高的绿帽子。

封胤眉头一皱,果断不信:“不可能。”颜昕然和云聪相视一眼,颜昕然道:“你很确定,又很信任她,为何三番五次的找我查她?”

“我只是确定她不可能找姘头,但她的身份……”仅仅只是户部侍郎的女儿?他不信她的身份仅仅是个官员的女儿,在这个身份的背后她还有另一层身份,是什么他却怎么也查不出来。

云聪道:“容我问一句,女人最为珍贵的是什么?”颜昕然想也不想就答:“自然是贞洁,任何一个女人任何时候重视的都只是贞洁。”

封胤有些怔愣,贞洁,初晓的贞洁是给了他。但……有些女人,会将其他的东西看的比贞洁更重,不是么?

在现代,多少女人为了Money,不要脸的贴到别人身上;多少女人为了权力,一次一次的出卖自己;就说发生在他身上的,他的初恋,最后还不是为了老外的钱,抛弃他远离自己的国土,过她所谓的幸福而去。

所谓贞洁,早已对那些贪慕虚荣、贪恋金钱的女人来说,不重要了。

“一个女人,能将自己最珍贵的东西给了你,你却对其身份猜测不已,着实令人心寒。”云聪道。

封胤笑了笑,“是啊,她能将自己最为珍贵的东西给了我,我还有什么不知足的?”封胤在心中鄙夷了下自己,他怎么能够将现代的女人和古代保守的女子相比呢?现代的人多么的开放,而古代的女子思想保守,有《妇规》《三从四德》《女诫》这类书籍禁锢着她们,怎么可能会不重视贞洁呢?!

“子秋,你的意思是初晓这人没有问题?没有问题怎么半夜出门?”颜昕然问:“难不成她一个人跑外面去纳凉啊?”

云聪目光又转移至窗外,口中道:“或许,她真的出门纳凉去了。”初晓,柔弱的女子,夜半三更到底出去做什么了呢,其实他也很好奇。

“疯胤,为了你的幸福,兄弟我决定再彻查一次初晓的身份。”颜昕然信誓旦旦的说。封胤笑了笑点头:“查吧查吧……最好能将初家十八代都查一遍,安心。”

颜昕然“噗”的差点喷了:“哎,十八代?不用了吧,查那么多没用。”

“哈哈,逗你玩的,兄弟!”封胤见颜昕然那双瞪得老大的眸子,怎么就那么想笑:“从她出生开始查起就可以了。”女人,已经是他口中之肉,他怎可能放任不顾?他要她心甘情愿的接受他,让她心甘情愿的为他生孩子,所以他要采取行动!

想不栽在一个古人手里,首先,要知道她的真实身份,之后谋计而行。

最新推荐

编辑推荐

热门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