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 首页 > 最新小说 >

爆款小说墨总的古代妻全文免费阅读

2021-05-02 09:22    编辑:石竹阅读
  • 墨总的古代妻

    《墨总的古代妻》这本小说是由作者故筝撰写,和小编一起来看看精彩内容吧!

    故筝 状态:连载中 类型:古代
    立即阅读

《墨总的古代妻》 小说介绍

《墨总的古代妻》主要描述了令人感动的故事,该书由故筝所作。小说精彩节选:...

《墨总的古代妻》 第6章 免费试读

江越登了宴家门的消息,在上流圈子里当然是瞒不住的。

江越这会儿也才明白过味儿来,顾雪仪这一拳头,看着没出什么大力气,事情也轻松画上了句号。但实际上,却是让他顶着脸上的伤,还不知道要丢多久的脸呢……

江越好面子。

事实上,身处在这个圈子里的,谁不好面子呢?

江越只好下了封口令。

不能议论江越,连带的,也就不能议论宴家和顾雪仪了。

那一提宴家,不就得提到江越从宴家出来,脸肿了吗?

而辛苦的也不止江越,还有和江越打交道各路大佬。

江越脸上那块痕迹青紫,肿得还有一点明显。这要是对着看久了吧,还有点像网上流传的那张被蜜蜂蛰了脸的狗……偏偏他们不能提,更不敢笑。

江越都从没发现过原来自己的脸皮能有这么厚,风里来雨里去,倒是忍下来了。

等忙完了工作,脸上的伤也好了些了,江越才回了一趟江家。

江靖也正搁家里养伤呢,没事儿就躺床上,吃饭都让佣人给他端床上去。不知道的,还当他要命不久矣了。

等听见说江越回来了,江靖才赶忙下了床,怕被二哥逮到他这副咸鱼样,再挨一顿打那可就完蛋了。

“二哥,茶,您喝点茶……”江靖从厨房端了壶茶出来。

等和江越打了个照面,江靖一愣:“二哥你也挨打了?”

江越:“……”

江靖心里暗暗咋舌,心说果然不是我不行,也不是我没骨气。是宴文柏他大嫂太厉害了啊!

江越也知道江靖嘴上说话没几句好听的,估计也就是因为这样,才和宴文柏打起来的。

这么一看,欠抽的还真该是江靖。

江越一手托住茶杯。

还他妈挺烫。

江越黑着脸把茶杯搁了下去,不过他脸本身也挺黑的,索性也看不出来。

江越冷声问:“她怎么打你的?”

本来江靖还不好意思讲,也不敢告状。但江越都挨打了,那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了……江靖讪讪道:“她拿皮带抽我。”

江越心底竟然诡异地顿时舒坦了点。

江靖挨打应该更疼吧。

还拿皮带抽,脸面都给一块儿抽地上了。

江靖不知道自家二哥心里头想的什么,看着江越的目光,颇有点难兄难弟的意味。连带再看二哥这张黑面,都没那么威势压人了,多少添了一分亲切。

尤其是那脸上的伤痕,越看越亲切。

江越却茶也不喝了,他站起身,一脚踹在了江靖的**上:“下次别再在外头给江家惹是生非。不是谁都好惹的。”

江靖自动把这句话替换成了“下次别再招惹顾雪仪”,他连忙小鸡啄米式地点了点头,表示再也不敢了,这才把江越安全地送回了书房。

不然他总觉得自己可能得挨江越的第二顿打。

上流圈子都得了消息,曹家烨当然也隐约听到了那么一点风声。

由于江越好面子,封口令下得及时,曹家烨并不知道江越挨打了。只知道江越面色黑沉地登上了宴家的门,等走的时候,却是步履轻快,手里还拿了一盒草莓……

“江家和宴家关系疏远,说是不太对付都不为过。”曹家烨紧紧皱着眉:“这事儿怎么就轻易揭过去了?”

临走还拿了盒草莓。

草莓当然不是什么贵重玩意儿,但这是个象征啊!这他妈象征着江家和宴家关系融洽了啊!

妈的!明明宴朝还在之前,都没见关系融洽!怎么现在玩起这一套了?

曹家烨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。

但他也清楚,宴家、江家这个级别的大佬过招,还真不是他轻易能看明白的。

可现在问题来了……顾雪仪怎么对付?

这个顾雪仪连江二都能哄过去,难不成真的像是蒋梦说的那样,变成棘手的烦了?

蒋梦这时候坐在角落里,面上带着一点泪痕,看上去柔弱又可怜。

她喃喃道:“简芮是不是明天就回来了?”

曹家烨听她一提这个名字,顿时也觉得焦头烂额,心底也还有点不可说的惶恐。

他怕简家。

如果不是这样,他也不会到这个年纪了,连个孩子都没有。

简芮不能生,就他妈的搞得他也没孩子!

曹家烨之前说让蒋梦去打掉孩子,那都是烦躁上头了的气话。如果蒋梦真要去打了,他第一个能气得掐死蒋梦。

曹家烨气得重重踹了一脚沙发。

沉重的沙发都被踢得移了位。

他转过身,沉声说:“这事我不能掺和,我一掺和,简芮一查一个准。你团队养的那些水军呢?还有你平时特地打点关系的那些媒体……让他们现在发消息,明天,必须在明天之前,全网都得有你怀了宴朝孩子的消息。这样,你也不用再去管顾雪仪怎么样了……全天下都知道了,谁还管她认不认宴朝的孩子呢?”

蒋梦有点惶恐地看了一眼曹家烨,心底也有点怨恨。

明明是他的孩子,却硬要扯到另一个人的身上去,只有这样遮遮掩掩才能活下来。

现在还得她自己去顶上……

一旦媒体、水军开始了带节奏,带得全网皆知,她就真的一点退路也没有了。如果有那么一天,宴朝真的活着回来了,她肯定死得比曹家烨每一任情人都要惨!

曹家烨一转头,也看见了蒋梦的委屈怨怼。

他正准备再说点什么,这时候电话响了。

曹家烨接了起来,那头传出了一道低沉的男声:“曹总。”

曹家烨一惊,哪怕明知道电话那头的人看不见,但他的背脊还是往下塌了塌,摆出了一副弯腰躬背的姿态。

他恭敬地称呼那头的人:“小叔。”

“简芮的飞机傍晚八点到,你去机场接她。”

曹家烨心底“咯噔”一下。

蒋梦也一下慌了神。

“那……那您呢?”曹家烨问。

那头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曹家烨抹了把脸,忍下了心底的愤懑。

蒋梦坐不住起了身:“我这就去联络。”

“去吧。”

“等等。”曹家烨突然又出声叫住她:“昨天李导给我打了个电话,说你三天没去片场了。”

蒋梦忍着怨气道:“这几天不是在想办法搞定顾雪仪吗?”

“那也得去片场。这个片子,对于大鲸娱乐来说,很重要,是签了对赌协议的。你不能任性……而且你就这么走了,连招呼都不和李导打一声,以后你还想不想演戏了?”

蒋梦听完,更觉得憋气了。

但她嘴上还是乖乖应了:“我知道了,我不会了。”

等出了门,蒋梦才毫不掩饰地死死咬住了唇,瞪大的眼睛里全都是血丝。

她想到了剧组里的另一号人物。

对方比她还夸张,从入组以后,就三天两头不见人影,怎么不见李导去找他的麻烦呢?

左右都不过是她的地位太低下而已!

最可恨就是,曹家烨签了对赌就签了,不过几个亿……对于宴家来说算什么?对于宴家恐怕屁都不算一个。但曹家烨却为了这几个亿,还要求她怀着孩子,心神俱疲之下,还得好好拍戏……

谁以后还想演戏?

她之所以乖乖滚上他的床,不就是为了以后不再吃这些苦头吗?

蒋梦脑中飞快滑过种种思绪,越想越觉得委屈憎恶,越想还越觉得嫉妒。

顾雪仪当初怎么就成功赖上宴朝了呢?

哪怕她是个草包货色,哪怕她将来和宴朝离了婚,她从宴家吃到的红利也足够她过上别人拼了命也得不到的生活了……

这一刻,蒋梦真恨不得自己真就是宴朝的情人!她能靠着肚子里的孩子,将顾雪仪从位置上挤下来!

另一头,《间谍》剧组里,李导也正焦头烂额。

“联系上了吗?”他问助理。

“没、没有……”助理惶惶不安地道:“到处找了,都没有人。”

“完了。”李导一脸天要亡我的表情。

助理却不太能理解,明明蒋梦几天不来剧组的时候,李导也就只是生气发火而已啊……怎么那位几天不来剧组,李导就急疯了。

“再找!必须得把人找到……”李导是真急了,嘴唇都白了,抓着扩音器的手也微微颤抖起来:“人是我特地请进剧组的,如果他在剧组里失踪了……”

他也就离完蛋不远了。

助理被李导的模样吓住了,只好组织人手继续找人。

他还是想不明白。

那位的长相在娱乐圈里,的确是相当出众,出众到甚至少有人能与之相比的地步。他的粉丝甚至还戏言说,他的容貌是娱乐圈的共同财产……

但这位玩儿起来,没了影儿,剧组真的值得停工,烧着剧组经费也要尽快先找到他吗?

“蒋姐回来了!”剧组工作人员有人喊了一声。

他们抬头看了一眼,蒋梦打扮靓丽回到了片场,身后的助理还两手都提满了礼物,看样子是要带给剧组工作人员的。

可这会儿大家看了,却并感觉不到高兴。

蒋梦脸上的笑容顿时也消减了不少。

她也发觉到了剧组的气氛不对。难道李导真因为她离组,发了那么大的火?

“怎么了?出什么事了?”她随便拉住了一个人询问。

“原哥不见了。”

蒋梦怔了下,松了口气的同时,连忙叫助理把东西分派了下去。

他们口中的“原哥”,名叫原文嘉。刚一出道,就因为长相太过出色,引起了娱乐圈的轰动。

那时候蒋梦还嫉妒过,这人怎么一出道就能轻易得到别人得不到的东西。而且这人脾气实在糟得很。什么耍大牌,把微博当成私人博玩儿,完全不讲究当明星的基本法,就跟玩儿似的……

到后面,蒋梦才无意中发现。

原文嘉,其实应该是宴文嘉。

他是宴家人。

刚得知这个讯息的时候,蒋梦还动过勾搭他飞上枝头的念头。但宴文嘉的脾气实在太古怪,不管蒋梦使出什么办法,宴文嘉都不为所动。

也正是因为这样,蒋梦明白宴家是她高攀不上的,于是很快就答应了曹家烨的追求。

蒋梦正感叹的时候,李导也看见了蒋梦的身影。

这时候网络上已经铺天盖地都是在推送,蒋梦疑怀上宴朝的孩子的消息了。

剧组里的人,看向蒋梦的目光慢慢就变得不对劲了。

有惊奇,有畏惧,有艳羡……

李导的另一个助理也跑过来,和李导说了网上的小道消息。

李导冷着脸:“难怪脾气大了,拍戏拍着拍着就不拍了,招呼也不打一声。”

宴文嘉虽然也是这么个德行,但宴文嘉是他为了角色亲自去请来的,蒋梦却是被硬塞进来的。

李导突然一怔。

他又看了看蒋梦的方向,倒是一下想起了一个人。

那个在新闻报道里,存在感被弱化的女人——宴朝宴先生的正牌太太,顾雪仪。

宴文嘉不见人影,肯定是不能瞒着宴家的……李导叫住了助理:“想办法去弄到顾雪仪的手机号,给她打个电话,请她到这里来一趟。就说宴……原文嘉不见了。”

顾雪仪倚靠在飘窗上,手边放着一本书,一盏热茶。

她问:“宴文柏去学校了?”

女佣点头应声:“是的太太。”

顾雪仪想了想,又开了口:“让司机跑一趟,给他送点吃的。”

“送……吃的?”女佣愣住了。从来没听过这样的命令。

“嗯。”

见顾雪仪神色如常,一副这就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的模样,女佣也就压下了心底的疑惑,只出声问:“送些什么呢?”

“今天吃的那道蟹粉狮子头和平桥豆腐味道不错。再送一点水果吧。”顾雪仪头也不抬地道。

女佣点点头,转身去了。

等走出去老远,女佣才愣愣地心想,我怎么就这么听太太的话了呢?

守在门外的王月也纳闷呢。

顾雪仪突然跟变了个人似的。

现在才终于像真正的宴太太了。

这时候,房间里响起了一段手机**。

女佣连忙上前,取了手机,送到了顾雪仪的手边:“太太,您的电话。”

王月看着这狗腿的行为,惊得眼珠子都快飞了。

顾雪仪倒是没觉得有哪里不对。

过去她身边伺候的人,可比这要多多了。每个伺候的人,所擅长的东西还各有不同,以确保她在主事家中的时候,不用有别的后顾之忧。

顾雪仪接过手机,接通。

那头传出了一道陌生的紧张的声音:“是、是顾雪仪女士吗?”

“是。”

那头松了口气。

很好,没有一上来就骂他,更没有挂他电话。

他吸足了一口气,一股脑儿地说了出来:“您好,我们是《间谍》剧组的工作人员。原文嘉先生在剧组拍摄期间,突然失踪。剧组发动人手正在四处寻找,但还是没有结果。我们导演,让我们给您打电话……”

“原文嘉?”“谁?”

“……”那头的工作人员哽了哽:“您、您不认识吗?”

顾雪仪搜罗了一下原主的记忆,又搜了搜那本书里的剧情,这才搜到了一个对得上号的人物。

宴朝的二弟,宴文嘉。

“他在剧组失踪了?”顾雪仪问。

“……是、是。”那头的工作人员不自觉地缩了缩脖子,他不明白,电话那一头的人,怎么突然就变得有压迫感了起来。

顾雪仪立刻从榻榻米上翻身下来:“备车。”

女佣隐约听见了一点字眼,知道好像是出了什么事,不敢耽搁,连忙一路小跑着下楼去通知司机和保镖了。

顾雪仪套了一件外套,头发也用皮筋扎了起来,然后随手抓起了一副墨镜。

她虽然不太适应这东西。

但这东西遮太阳是很舒服的。

顾雪仪皱了下眉,不过并没有感觉到有多麻烦。

身在大家族,享用家族资源,与家族共荣辱、共生死,那么会遭受麻烦,也是很正常的事。

不知道宴文嘉失踪,是否和宴朝失踪有关。

又或是别的仇家,趁虚而入……

不管是什么情况,她都得尽快把人找回来,免得被有心人利用来对宴家造成威胁。

如果说几天前,顾雪仪对这个世界还毫无归属感的话,那么这些天下来,这个世界已经用它“科技”的魅力,吸引住顾雪仪了。

宴家是个不错的地方。

值得居住,适宜生存。

那她就应该好好将这里保护起来,也包括这里面的人。

与此同时,简昌明也得到了消息。

宴文嘉失踪了。

顾雪仪还找过去了。

简昌明将手里的报纸翻过了一页。

现在已经没有多少人会看报纸了,但他还保留着这个老派的习惯。

等一点也不遗漏的,连报纸夹缝里的小广告都看完了,简昌明才抬起头,皱眉道:“顾雪仪去添什么乱?”

京市的某所一流高校内。

“**?宴文柏,你家里人还给你送吃的?”

宴文柏看着保镖手里的保温桶,心底带出了一点怪异的温暖。

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昂贵的食物。

可一个小小的保温桶,却是他小时候,只能从别的同学那里见到的东西。

编辑推荐

热门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