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 首页 > 最新小说 >

[完结]重生之绝世二小姐全章节阅读

2021-05-02 17:19    编辑:石竹阅读
  • 重生之绝世二小姐

    《重生之绝世二小姐》逻辑发展顺畅,作者是兰宝伊,主角性格讨喜。精彩节选:

    兰宝伊 状态:连载中 类型:古代
    立即阅读

《重生之绝世二小姐》 小说介绍

兰宝伊的《重生之绝世二小姐》小说内容丰富。在这里提供精彩章节节选:...

《重生之绝世二小姐》 第4章 免费试读

锦绣的侧脸隐在暗处,冷冷挑了唇角,故意拌在了凭地而凸的鞋背上,擦肩而过的刹那,锦绣身子歪斜一晃,看似慌乱欲倒,实则暗定脚跟。

花沁雪满面得意的收了脚,正要退身看戏,却不料锦绣一个急步,实实踩上了她曳地的裙裾。

慌乱之中,锦绣反手一个转力甩在了花沁雪的后背上,花沁雪难持平稳,毫无形象的尖叫了声,便势如山倒的迎面撞上仙硕,扑通两声水花,两人齐齐跌进了池里。

待到成群的宫婢闻声涌进石缝里,众目睽睽下,锦绣纵身一跃,毫不迟疑的跳进了池子里,瘦小的身子顷刻被碧浪淹没。

待到锦绣举着昏迷的小公主浮上了岸,鸡飞狗跳的众人才渐渐息了声,只问得一声声有惊无险的寒气倒抽。

春晖堂上,空气凝重。

锦绣浑身湿透的跪在殿央,水珠儿顺着发尾落下来,洇湿了大片地面。花沁雪跪在她的旁边,发钗垮乱,泪珠盈睫,正双肩瑟瑟的小声抽泣着。

珠帘一串脆响,李太医身穿靛青官服,挎着红漆药箱,挑帘而出。

一群锦衣华服的人像是抓到了什么救命稻草般,乌压压的堵上去。就连花沁雪,也是十分紧张忐忑的抛目而去。

锦绣依旧安安静静的跪着,清澈的眸子里却开出了一簇灼灼的花火。

“李太医,公主她怎么样了?”花渊冲面露焦色,凭他再是个朝中重臣,也担不起杀害皇室的罪名,更何况这位公主还是皇帝最宠爱的小女儿。

“丞相不必担忧,多亏这位姑娘救的及时,如今公主殿下已性命无虞。”太医面有余惊的一揖手,说着还特意指了指锦绣。

花渊冲长舒一气,顺着太医的视线落过来,罩在锦绣的身上,面色一暗。

太医见状,知晓自己不便参摩内宅私事,很是识趣的告了退。

只听得一阵锦缎摩挲的沙响,众人落座。

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花渊冲猛得一拍桌子,震得杯盏泠泠作响。他一下早朝便被送信的仆役告知仙硕公主在自家的院子里落了水,虽最后有惊无险,却也难免在皇帝和文武百官的面前留下污点。

一旁的大夫人靳氏忙笑脸握上了他的手,边使了个眼色给花沁雪,边和声道:“老爷不要生气,这全是我的错,这几日一直在忙着苏妹妹的葬事,不曾想疏忽了二丫头,这才令她不小心在池子边冲撞了公主殿下。”

这一番看似温良讨错的话,却直接敲定了锦绣的罪名。

花沁雪一怔,旋马上掩了面,簌簌落着泪,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般诉求道:“父亲,二妹妹她是无心将公主推到池子里的,错都在我,如果我能早些将公主从水里救出来,也不会闹成这样大的局面了。”

这母女俩一窝蛇鼠,真真是颠倒黑白的翘楚。

锦绣也不反驳,任由她们歪曲。她倒要看看,那位身居高位的生身父亲对她还有没有一星半点的父女情分。

花渊冲浓眉一蹙,满脸陌生的望向锦绣,好一阵子才想起还有个刚被接入府邸的女儿。小小的人儿面黄肌瘦,现下冻得嘴唇青紫,他忽地就想起了那个温柔如水的苏氏,脸色一松,多了几分怜色。

靳氏看得分明,捏了把手中锦帕,婉声添着暗火,“老爷就饶了二丫头吧,既然公主平安无事,想必圣上不会降罪下来。”

‘圣上’那两字一出口,花渊冲的脸色顿时阴了下来。想他堂堂朝中一品大臣,却险些害死皇女,不知外面那一个个别有用心之人又会编排的怎样不堪入耳,万一那些污言秽语传到了皇帝耳根子里......

花渊冲不敢再想下去,脸上愁云渐盖,连着看向锦绣的目光都是满满的厌恶不快,重声斥道:“你就是个灾星,为我花府惹了这样大的祸事,若是圣上怪罪下来,我绝不会包庇你。”

包庇?她花锦绣从来都不敢奢望。

“老爷,你饶了二丫头吧。”靳氏暗隐快意,满脸哀戚的求道。

锦绣在上一世就看惯了这母女俩令人作呕的嘴脸,只觉得反胃。她不慌不忙的抬起了头,那一双眼睛黑白分明,如一口幽深的古井,宁静而冷冽。

“敢问父亲,倘若是女儿将公主推到了池子里,为何又要救公主呢?”她说着浅浅勾着唇角,侧头望向花沁雪,眯着眸,如一只度量猎物尺寸的野兽,泠声道:“如果我没听错的话,方才太医说是我救了公主,大姐不会要恬不知耻的充了妹妹的功劳吧。”

花沁雪瞪大眼睛,面如白纸,生生被锦绣言语间的犀利寒气压低了一头,却无从反驳。

她自己都不会水,去救公主本就是无稽之谈。

靳氏变了脸色,丝毫没料到锦绣有这般厉害的嘴皮功夫,目如毒蛇,朝锦绣一剜而过。

“老爷,锦绣这丫头怕是受了寒,烧糊涂了,怎么能空口白舌的诬陷长姐呢?”她说着传了一旁侍女,语气中暗藏一把把尖刀,刻薄的割来,“长莲,快扶二小姐去歇着,再请个大夫来看看,是不是烧坏了脑子。”

殿外传来小厮的一声通传,一袭暗黄踏门而来。

殿内的奴婢悄无声息的跪了一地,花渊冲与靳氏双双起身迎上去,和颜蔼色的行了礼。

太子的母亲是当朝皇后,这位皇后与仙硕公主的生母婉贵妃向来亲如一对姊妹,后宫嫔妃不便出宫,太子此趟正是托了婉妃的意,前来兴师问罪的。这点花渊冲心知肚明。

花渊冲满脸堆笑的将太子请去了正厅上座,又亲自斟了茶捧上来,故意装傻道:“太子殿下光临寒舍,不知所为何事啊?”

太子端坐着,不接他手里的茶,自顾自地摩挲着拇指上那一环血玉扳指,良久才抬起头,似笑不笑地,悠声道:“丞相大人这不是明知故问吗?”

花渊冲一脸笑意皱成了团。

“皇兄,你是不是来接仙儿了?”仙硕转出内室,打着赤脚跑到跟前,其后亦步亦趋跟了几个婢女。

太子将仙硕一把抱在腿上坐着,满眼宠色的捏了捏她的脸蛋,佯怪道:“小丫头,见到皇兄这么开心,连鞋子都忘记穿了。”

立即有宫婢将一双缀珠镶玉的宫鞋递上来,太子亲手接过,动作轻柔的给她一一穿上。

仙硕自他怀里跳下来,跑到锦绣跟前,满面喜色的介绍道:“皇兄,她可厉害了,还会变戏法呢。”

花渊冲丝毫没料到事情的转圜余地竟在锦绣的身上,心中一喜,当下就屁颠屁颠的迎了上去。

蒋氏与花沁雪恨得牙根痒痒。

靴履登地,那不疾不徐的脚步声离锦绣越敲越近,直到那一截云纹尖靴映入眼底。

“听说,是你失手把公主推进池子里的?”凉凉的嗓音在锦绣头顶扑来,带着不怒自威的质疑。

编辑推荐

热门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