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 首页 > 最新小说 >

秦无忧姬云梧全章节_拈花落:花开时节动天下小说阅读

2021-05-03 17:58    编辑:石竹阅读
  • 拈花落:花开时节动天下

    拈花落:花开时节动天下_总体来说写的很不错,故事都很抓人心,淡淡的忧伤却又都是完美的结局。总而言之还是很棒的,值得推荐。

    飞狸 状态:已完结 类型:古代言情
    立即阅读

《拈花落:花开时节动天下》 小说介绍

小编今天给大家分享小说《拈花落:花开时节动天下》,本小说讲述了秦无忧姬云梧两人之间的恋爱感情史,内容精彩情节多变,作者文笔精深。值得阅读......

《拈花落:花开时节动天下》 第8章 免费试读

第6章

“太后买下了秦家所有人,府中的女眷暂时很安全,祖父和父亲不必担心。”秦无忧朝着四处张望了一下,小声地问:“祖父,圣旨上说你伙同叛贼,戕害先皇,可我不信,你实话告诉我到底是为什么?”

秦洪鬓间花白,叹了一口气:“此事和朝廷斗争有关,先皇之死的真相,没有人会知道,只是君要臣死,臣不得不死。”

秦无忧眼神莫名,心头一阵阵的悲戚。

伴君如伴虎,为人臣子,只要威胁到了皇帝的地位,就会被毫不留情的舍弃。

“祖父、父亲,你们答应我,要好好照顾自己,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,如今我们一家人都还活着,就有重来的希望,你们要相信我!”秦无忧紧紧的拉着秦洪的手。

秦洪嘴角泛起了一丝微笑,虽说穿着囚衣,但难掩他一身文人的风骨。

“祖父答应你。”

秦无忧鼻尖一酸,秦家子孙众多,可祖父却唯独宠爱她一个女娃,教她读书认字,四书五经,礼义廉耻。

众人都说,若她不是一个女子,那一定会是秦家的家主。

“无忧,三叔求你帮衬着些你三婶和弟弟。”秦文兴眼神祈求地看着她。

他平日里虽然和秦无忧不太亲近,但也不曾欺负,所以秦无忧微微一笑:“三叔放心,都是一家人何必说两家话,我会尽力照顾好所有人的。”

“流放路上,山高水远,路途艰险,望诸位保重,待我秦家卷土重来,迎你们回朝!”秦无忧跪在地上,双手交叠匍匐在地上,起身时一滴泪落入泥土之中。

秦洪爽朗的一笑,赶紧上前把秦无忧扶了起来:“我有你这么一个孙女,此生无憾!”

“世侄女,时间到了,我们该走了。”外面传来楚清歌的声音。

秦无忧微微起身,满眼的不舍,垂下头跟在楚清歌身后离开。

“可惜啊!无忧若是个男儿就好了。”老三秦文兴感叹了一句,穿上了秦无忧带来的衣物。

“即便她是女儿身,我也相信她能够让秦家重回鼎盛!”秦洪眼神坚毅地看着门口,此时早就没有了秦无忧的身影。

出了监牢的大门,四下无人的时候,秦无忧朝着楚清歌躬身一拜:“多谢楚大人相助,若是他日我秦家卷土重来,一定不会忘记大人的恩情。”

“世侄女不必客气了,先前我就听老秦在我面前炫耀他的宝贝孙女,如今一看你果然不凡,秦家日后能否翻身就要看你了。”楚清歌意味深长的笑着,甩甩袖子转身离开。

“记住!今天你我没见过。”

秦无忧深呼出一口气,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下了,安排好祖父叔伯的衣物和吃食,想来他们在路上不会太过受苦的。

此时已经是深夜,秦无忧刚下马,琅嬛就匆忙的迎上前来,满脸焦急。

“小姐,你可算回来了,老夫人让我来迎你。”

“发生什么了?”秦无忧加快了脚步。

“几个叔祖夫人都在老夫人面前哭闹,说是被咱们家给连累了,老夫人怕其他人听了伤心,都不让上前。”

秦无忧脚步一顿:“满屋子的人就没有一个帮祖母说句话的?”

琅嬛无奈的摇摇头:“夫人们也都伤心着呢,而且也是老夫人不让的。”

秦无忧揉了揉太阳穴,的确是祖母让的没错,但她们也就忍心看着祖母一个人应付?

她抬头看了看暗黑的天空,心里一阵惆怅。

秦家书香门第,自然没有那么多的阴私和手段,妯娌之间虽然有些小矛盾,妻妾也互相争宠,都不会使出祸害人的手段,但众人也太过木讷随和了。

三房的正妻都不是能够挑大梁的,到头来都要靠祖母一人,可她毕竟年纪大了,总归不能管一辈子的。

秦无忧走到门口,整理了一下衣衫,就跨过了门槛。

在门外守着的韶华看到她出现,眼神中闪过一道喜色,若是让屋内的人继续闹下去,老夫人的身体肯定受不住。

还没走到门口,就听到里面传来高声的质问:“你们府中闹出来的事情,却连累了我们,爷们都被抓进去了!剩下满屋子的妇孺吃什么喝什么?”

“谁说不是呢!眼看着都要揭不开锅了。”

秦无忧眉头一皱,她们来了许久,肯定一直在责怪祖母,可祖母何错之有,她也不想看到如今的场面。

秦无忧进门去,朝着众人躬身行了礼。

老太君一看到自家孙女,这才有了些笑模样,朝着她招了招手:“无忧,到祖母跟前来。”

“祖母,祖父和叔伯都很好,你莫要担心。”

听到秦无忧的安慰,老太君点点头,眼眶微红。

无忧嘴上说他们都很好,可关在那阴冷潮湿的大牢之中能好到哪去,流放路上艰难寒冷,定然是难过的。

祖孙两人亲近,自然有人看不下去,二叔祖夫人刘翠兰冷声开口:“天色这么晚了,无忧怎么才回府?”

“流放路上艰苦,奉祖母之命去送些东西给祖父和叔伯。”

“你们府中竟然还有东西送?我们府上这一家老小的吃穿都没有了,哪里还有他们的份?”刘翠兰一脸愤恨。

若不是秦洪家连累,他们各家何至于如此,好事轮不到,坏事却让他们翻不过身来。

“二叔祖母,我不信你们府中凑不出一些衣物和馒头,说到底还要看你们有没有那个心了。”秦无忧丝毫没给刘翠兰留面子。

“如今事已至此,你在这里责怪我祖母也无用,还不如多想想如何过自家的日子,你即便是在这里哭诉,我们也没得办法。”

“你!你就这么和长辈说话?说到底不还是你们犯了错,也不知皇上怎么想的,为何连带我们府中一块惩治了?”

秦无忧根本没有理会她的怒气,而是伸出手来给老太君顺气。

“无论皇上是罚是赏,都是恩赐,你们在此胡言乱语!当心祸从口出,到时候别说是吃穿,就是命都保不住!”秦无忧的眼神骤然变得狠戾。

就刚才刘翠兰说得这番话,若是被有心人听见,传到了皇上的耳朵里,对于秦家来说便是一场毁天灭地的灾难。

编辑推荐

热门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