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 首页 > 最新小说 >

石头挡着石头停止梦游小说(完整版)阅读

2021-05-05 09:31    编辑:石竹阅读
  • 石头挡着石头

    今天给你们带来停止梦游的小说《石头挡着石头》,叙述精彩的故事。精彩片段:

    停止梦游 状态:连载中 类型:言情
    立即阅读

《石头挡着石头》 小说介绍

《石头挡着石头》是停止梦游写的一本小说,主人公将会有着怎样的经历呢?快来阅读这本小说吧。...

《石头挡着石头》 第1章 免费试读

兵荒马乱

一个人的

喜欢

01

1

傍晚前来了一阵倾盆大雨,浇在干燥火热的大地之上,腾起了一片雾气。

付爽来二中填志愿,盯着电脑屏幕上的志愿栏,她铁了心,只填了一所大学。

她背上包和刘敏走出二中,正巧赶上了这场大雨。

刘敏嘟囔:“还想拉你吃个KFC呢,这下可好了,回去都没伞!”

付爽今天出门着急,也没有带伞,这会儿和刘敏干瞪眼看着倒筛子似的雨天。

恰好有同班同学下来,撑了把巨大的伞,付爽和刘敏眼疾手快地钻进了她伞下。

“蹭个伞。”付爽一笑。

“一句话的事。哎,你俩报了哪个学校啊?”撑伞的同学问她们。

刘敏的分数很高,这会儿如愿以偿并且十分有把握:“南大外语系!”

“牛,等你好消息。付爽呢?”

刘敏瞧着付爽笑,见她抹抹脸上的雨水:“南体。”

“你俩还真是雷都劈不开,一起考南城啊?”

付爽笑了声,嫌弃地看了眼刘敏:“谁要跟她黏一块?”

刘敏“嘿”了一声,立马转过来揍她:“付爽,信不信我掐死你!”

公交站就在前面,付爽赶紧钻去了站台,冲她俩摇摇手:“刘敏,出太阳了再约啊!”

刘敏“嘁”了一声:“你是谁啊?不认识你!”

付爽笑了一声,听见公交车刹车的声音,赶紧掏出学生卡钻上了公交车。

到站下车,付爽抱着包一路往巷子里冲,脚上的帆布鞋全都湿透了。她低着头像一张弓箭钻到自家门前的棚沿下翻着钥匙。

付爽哆嗦着,翻得越急越找不到,只能敲着门喊:“付豪,开门!”

上大学的付豪放暑假回来,从早到晚睡得昏天暗地,把白天当夜晚,夜晚当白天,付爽经常说他弄不好要猝死。

付豪这会儿在打游戏,听见声先不急,等打死了一个才烦烦躁躁地去开门。瞧着门外的落汤鸡,他口气很不爽:“你又不带钥匙?付爽我告诉你,没下次了!”

付爽擦擦脸,盯着付豪白色的肩背叨咕:“败家子,就知道打游戏,还好意思说我。”

她进来关上门,顺带踹了脚边一双没见过的崭新球鞋,又嘟囔:“妈,你怎么又给他买球鞋!”

付豪口渴,喝了半罐水又进了卧室打游戏。付爽把包挂在阳台晾干,一边擦着身上的雨水,一边走进自己的卧室先给手机充电,坐在地板上刷了会儿南体的微博,越发憧憬9月的时光。

刷了会儿手机,她准备去洗澡,拿了干净的衣服出门,撞见了正穿上衣服的付豪。

“我出去有事,你自己弄吃的。”

他们的妈妈回了外婆家,得明天才能回家,所以最近的伙食不是点外卖,就是煮泡面。

付爽点点头:“哦。”

付豪拿了把伞出门。

付爽拉开浴室的门,进去放水洗澡。

夏季洗澡水要凉些,可她刚才淋了雨,特地调高了点水温,把皮肤洗得白里透红。

浴室的镜子朦胧不见人影,付爽用手擦了擦,对着镜子自我欣赏,还噘着嘴亲了一口里面的自己,兀自笑了起来。

付爽拿短袖穿好,粉色的内裤刚套上,突然听见身后的门有动静,她吓得叫了声一回头,盯着眼前睡眼惺忪的陈维砳,蒙了。

蒙的也不只是她,陈维砳立马关上了浴室的门,背过身揉揉自己的眼睛。不知是不是半梦半醒时分看什么都会飘忽,他竟觉得刚才那幕有些不真实。陈维砳站在门口恍了下神,憋着尿,摸着后脖子又进了付豪的卧室。

付爽愣愣张着的嘴渐渐合上,转回身盯着镜子里的自己,忽而绷紧唇笑了。她摸摸自己的屁股,还算挺翘的,再看看腿,又白又长。

付爽吹好头发出来,她洗澡洗得有些口渴,倒了一杯水一边仰头喝着,一边还望着付豪的卧室。

她竟然都不知道陈维砳回来了,这家伙好几个月没见,好像又比之前健壮了一些。

付爽刚才除了有看他的眼睛,还趁机上下打量了下,他只穿了条平角裤……越想心跳越快,她摸摸有些发烫的脸,抱着杯子偷偷乐。

陈维砳穿好衣服出来,挠了挠后脑勺,思索该怎么和付爽打招呼。突然,她从前面蹿了出来,一副无事的模样。

“付豪走了。”

他刚睡得死,醒来就不见付豪的影子,见付爽没多大反应,他点着头:“噢。”

付爽洗过澡后,身上有股清香。她一动,陈维砳就能闻见那香味,和浴室里环绕的那阵香气一模一样。

“没听付豪说你回来了呀。”付爽踩着拖鞋,径直走进了厨房。

“下午刚回来的,我爸妈不在家。”

付爽嘀咕一声:“我知道。”

陈维砳只要爸妈出差,就会来她家住,那是从小就有的习惯,他俩连体婴,好事坏事都是一起干。

陈维砳听见了包装袋的声音,好像是方便面。一听肚子就饿了,他望了眼时间,已经过了晚饭点。

付爽在锅里烧了热水,许久没听见他说话,回头看他:“陈维砳,你要不要一起吃泡面?”又补充一句,“我哥不回来吃了。”

付爽煮了三袋面,卧了三个鸡蛋,将陈维砳经常用的那个大碗拿出来盛。

陈维砳上完洗手间后,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跷着腿看篮球比赛,聚精会神,压根儿没发现付爽走了过来。

付爽手里端着泡面,挡了些他的视线,弯着腰把面碗摆在他面前的茶几上。

陈维砳目光一转,盯着面前的付爽,她刚抬头,锁骨下的领口空荡荡的。

“没有红烧牛肉面,只有酸菜的。”付爽告知完,又进去端了一碗。

陈维砳大口吃着酸菜泡面,继续看比赛。付爽不喜欢在餐桌上吃饭,平常都是坐在茶几边,边看电视边吃。

今天也是,她挨着陈维砳的小腿,坐在旁边的地毯上,跟他一块看比赛。

陈维砳看了一半,忽感小腿发痒,低头一望,是付爽干透的发梢蹭着他的腿,挠得他时不时走神。

AB队战况火热,临结束前,双方的比分还在互相超越,付爽看得很爽快,边趴在桌上嘬着面边加着油。

陈维砳连面都不吃了,捧着碗看着屏幕,等待A队的进篮时机。

比赛结束前三秒,A队一记三分球进篮,赶超B队两分获胜。

付爽内心也跟着开心,面上难掩兴奋:“陈维砳,A队赢了!”

她笑嘻嘻地回头望人,浑然不觉他正盯着她。

陈维砳瞧着她的嘴角,被辣红的唇边粘了片酸菜。他伸手抹走了那片酸菜,还不忘笑着数落她:“付爽,你多大姑娘了,吃东西还粘嘴角。”

付爽抿抿唇,想起他们以前,她经常跟在陈维砳和付豪屁股后头转悠,不是摔了一个狗吃屎,就是吃饭弄得满桌都是,她还记得陈维砳经常说她下巴颏有洞。

“再过三个月,我就成年了。”付爽忽而一本正经地回答他。

陈维砳目光一低,正好对上她的视线。

“到时候我想干吗就可以干吗了。”她又添了句。

陈维砳发笑:“你还想干吗?”

他拨着筷子把剩下的面吃光了。

“可多了,成年后我就能谈恋爱了。”她收拾碗筷,还有他的,突然听见他的笑声。

“不成年也能谈恋爱,你敢吗?”他在逗她。

陈维砳靠在那儿,从口袋里摸了一根烟出来,在她家茶几上找打火机。

付爽确实不敢,高中学习紧张,她为了达到南体的分数线,花费了不少工夫,哪有闲心思想别的。可三个月后一切都会不同,她成年后就有自由的权利,想得到就去争取,哪怕用点小心思也可以。

付爽收拾完碗筷,弯着腰在茶几上帮他找到了打火机。她点着火靠近他,足尖踩在地毯上步步轻便,忽然单膝压上沙发,倾身靠近他的胸膛,给他点燃了那根烟。

她转眼望着他越发棱角分明的下颌,心跳扑通扑通。

陈维砳嘴里叼了一根烟慢慢燃烧着,烟味和着她身上的香气漫在空气中。付爽又俯了俯身,蜻蜓点水般盖了一吻在他刚冒出胡楂的下巴上。

“不就是这样吗?”

她嘴巴软软的,大眼睛里没有一点儿羞赧,即便是这样亲他,她仍然若无其事,像是在对他证明她的勇气。她淡定地转身下了沙发,端起碗筷进厨房洗刷着。

陈维砳下意识地咽了口口水,烟呛进了嗓子眼,撑在那儿咳嗽着。他望向厨房,付爽姣好的身形越发彰显她已长大的事实。

他摸了摸下巴,气不顺畅地靠在那儿吸烟,好一阵都没缓过来,但心里开始明白,付爽这丫头是真长大了。

2

燥热的8月,付爽如愿收到了南体的录取通知书,半个鸡蛋那样大的两个字在阳光下刺得人身心振奋。

南体是南城市的一本类大学,最好的专业要数体育专业,不过付爽左挑右选填了新闻专业,被她妈钱雅兰说是脑子“瓦特”了,读新闻不去新闻类大学,去一所体育学校。

不过,付爽给的回答倒是让钱雅兰刮目相看:“体育学校帅哥多呀,我去那儿既能学新闻,还不耽误处对象,一举两得。”

钱雅兰瞪她一眼,笑道:“你别给我胡来啊!”

“全家就我最乖了,胡来的人昨晚一夜没回来呢。”付爽躺在沙发上蹬腿,嘴里咬着个苹果卖乖。

“你哥又死哪儿去了?”

“不是快活去了,就是找陈维砳去了呗。”

说起陈维砳,钱雅兰想起来了:“我都忘了砳砳也在南体,到时候让他多盯着你。”

付爽空中蹬自行车的动作越来越快,开心地笑:“好啊。”

她巴不得天天和陈维砳在一块。

付豪回家的时候,酩酊大醉。钱雅兰出门搓夜麻将,家里只剩付爽和刘敏煲着电话粥聊对大学的憧憬。

门铃没响,门锁响了几声,付爽就知道是付豪回来了,躺在沙发上继续吃着薯片。

陈维砳扶付豪进来,付豪喝醉了,满口胡话喊着一个人的名字,听得陈维砳耳朵起茧子,不过已经免疫了。

付爽赶紧坐好,爬下了沙发,看着一身清爽装扮的陈维砳。

陈维砳示意付爽打开付豪房间的门,付爽掩着鼻子,瞧着醉成一摊泥的付豪。

“付豪怎么喝这么多酒?”

陈维砳把人扔到了床上,揉着自己的肩喘气:“高中同学聚会,不小心喝多了。”

付爽“哦”了一声,靠在门板上看着手机上刘敏发来的消息。

“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要考南体?!”

付爽笑了笑,捧着手机卖关子,抬头见陈维砳拎着T恤领口凉快,汗一缕缕地往下淌着。

付爽出去给他倒了一杯水,他接过她手里的水杯,仰头喝光了。

付爽盯着偾张滚动的喉结,心中爬满了枝丫缠绕,越收越紧。

陈维砳把水杯搁回桌上,不小心瞥到她微信界面的消息。

付爽发觉,手覆盖上去,朝他问:“还渴吗?”

陈维砳擦了擦嘴角的水渍,问她:“付豪说你考上了南体?”

她点点脑袋,不急不慌。

“读新闻专业?”

她又点点脑袋,由心而发:“南体的新闻系挺不错的。”

陈维砳抹了把碎碎的头发,盯着有段时间没见的付爽,她似乎是与以往不同,在他面前越来越淡定,他觉得她是在刻意显示自己已长大。

“南体除体育专业外最好的专业就是新闻,不过是体育新闻。”

付爽点着头领会,又焦急地问他:“学校学新闻的是男生多,还是女生多?”

“女生。”他不假思索。

她嘟嘟嘴,又笑了声:“学体育的女生多吗?”

陈维砳摇摇头:“那肯定男生多。”

付爽便笑得更开心,小心思写在瞳孔里散布,在陈维砳眼里,算是印证了她想成年后恋爱的心愿。

陈维砳揉了揉她的脑袋:“走了,你早点睡。”

她“哦”了一声,目视他背影消失不见,独自摸着脑后的头发笑弯了唇。

3

南体大一新生的开学时间很早,刚过完七夕,付爽就收拾好行李和钱雅兰坐飞机去了南城。

女孩家军训,钱雅兰怕付爽晒成了黑炭就不好了,特地多准备了几罐防晒霜给她。

付爽是宿舍里唯一一个留长头发的女生,一直到腰,羡慕得她室友们天天摸她的头发。

“付爽,你这头发养了多久啊?”罗曼撩了撩她的头发,她的头发像绸缎一样,顺溜溜滑走了。

付爽扎了一个低丸子头,一边将军训帽戴头上固定,一边心里回忆着最初留头发的时间。

“从初二开始的吧。”

初二那会儿,她还只有齐耳短发,整日像男孩似的疯玩,直到有一日猫在付豪房间外偷听他和陈维砳说话。

男生上了高中,情窦初开,认真的也好,开玩笑的也罢,反正总是会无事交流起一些女生,讨论他们喜欢的女生风格。

陈维砳爱打篮球,学校啦啦队有一半女生都喜欢他。每逢他上完课打篮球,啦啦队那些女生必定都在操场看球。付爽也加入过啦啦队,只不过后来陈维砳上高三,要准备高考,篮球赛打得越来越少。

那时二中啦啦队里最漂亮的姑娘就是陈维砳的女朋友,长发飘飘,牛奶肌肤,任哪个血气方刚的男生看到都忍不住心悸。

陈维砳喜欢长头发的女孩,他自己亲口说的,付爽就听进了心里。

大学军训一个星期后,付爽擦完了两罐防晒霜,仍然没有避开被晒黑的命运,肤色深了一个度。

刘敏在南大军训,待遇特别好,七天里有五天都是在室内体育场学体操,愣是没晒黑一点儿,遭付爽嫉妒。

“我虽然读的新闻,教官却认为我们就是学体育的,每天来操场先跑两圈再说。”

两人坐在肯德基里吃着冰激凌,刘敏笑眯眯地说:“我们学校提倡体操健身,女孩子都在室内练体操,南大就是南大,与众不同。”

付爽“嘁”了一声,她虽念南体,学校管得严一些,但是几乎每天都在看养眼帅哥中度过。

这点,刘敏也很羡慕。

“那咱俩看完电影,你带我去你学校逛逛。”

付爽咬着勺:“要不你先带我看看与众不同的南大呗。”

“哎呀,你别扫兴,转半天才能看到一个帅哥!”

两人看了一场青春电影,男女主以最稳定的陌生人关系告终,剧情让刘敏吐槽了一路。

明明天设一对,怎么就不能幸福美满了呢?

所以不到最后,永远不会知道会是谁陪自己过一生。

付爽和刘敏回到南体,恰好碰到一群体育生打比赛回来,个个身上都散发着浓浓的荷尔蒙,从大巴车上跳下来,穿着宽大的球衣背心,腕间有腕带,还有的额上缠了发带,大汗淋漓的样子迷倒了一帮经过的女生。

刘敏望得心里小鹿乱撞,拽拽付爽:“这是篮球队的?”

付爽肯定地点着头,盯着耀眼的一处。

陈维砳提前回了南体,下午有一场高校间的篮球对抗赛,南体以15分的优势遥遥领先对方学校,这一场战斗打得酣畅淋漓,大伙都在计划着晚上去聚餐。

他边擦着汗边喝水,回头跟人说话,目光稍停顿,盯着不远处夕阳下的那个女孩望着,张开的唇扬了扬。

刘敏“哎”了一声:“是陈维砳哎,他上大三了吧?”

付爽“嗯”了声,随后瞧见陈维砳跑了过来,额上的碎发飘飘荡荡,在绯红的夕阳里,像芦苇荡似的茂密。

“军训完黑成这样了?”他一来就注意到了最明显之处。

付爽撇撇嘴角:“我忘涂防晒霜了。”

刘敏瞧着不对劲,先不拆穿,跟阔别已久的陈维砳打招呼:“你好,陈维砳。”

陈维砳记得刘敏,她和付爽在二中几乎形影不离,上个厕所也要手挽手。

“你也考了南体?”陈维砳有些意外。

“我上南大,读外语系。”她颇为自豪。

远处,有校篮球队的男生跑来,胳膊搭在陈维砳肩上,瞅着两个如花似玉的姑娘打量:“你小子行啊,又勾搭学妹呢?”

这一句话,付爽听进了心里。她深知陈维砳是大学风云人物,马不停蹄地交女友,这点也从他队友口中得知。

陈维砳给了对方胸口一拳:“去你的,我妹。”

陆余发笑:“你什么妹呀?”

陈维砳“啧”了一声,斜睨他:“还能是什么妹?”

付爽默默听着,力量都用在了拳头上,抠得手心里都是月牙的痕迹。

陆余问付爽:“妹妹,我们一会儿去校外聚餐,你一块去啊?”

陈维砳心里也有此意,盯着付爽。付爽看向别处的眼睛转了回来,像是游离了很久才回过神,淡淡地笑着摇头:“我和我朋友晚上有活动,不参加了。”

刘敏发愣间,付爽拉过她的手,将人带走了,还不忘回头跟陈维砳粲笑:“拜拜。”

陈维砳捏着手里的矿泉水瓶,心道,好奇怪,以前说带她上哪儿玩、上哪儿吃饭,她总是最积极,今天倒是拒绝得比谁都快。

付爽带刘敏吃着南体的土豆粉,两人面对面时,刘敏才算是摸清了付爽的心思。

“我就说你来一体育学校学新闻就够奇葩了,没想到是为了男神啊!”

付爽不否认,吃着菜叶子:“我学的专业很好,以后专攻体育新闻。”

刘敏咬着筷子:“是啊,陈维砳打篮球,你搁旁边追踪报道。”

付爽“嘁”了声,她的确有这种想法。

“刚为什么不和他们一块聚餐啊?那么多帅哥,大长腿,我说不定就能带一个走!”刘敏还在懊恼。

付爽想到这里就心塞,抬头看着她:“我为什么要去,我又不是他妹妹!”

刘敏笑着:“你给他当了十几年妹妹了,人家心里就当你是妹妹。”

她嘴硬:“我只有付豪这一个哥,还不是心甘情愿的。”

刘敏眨眨眼睛:“这根深蒂固的思想,我看你怎么掰过来。”

付爽搅着土豆粉心神不宁,越靠近陈维砳,越像走回以前,她和他之间总隔着两极。她小升初,考上了陈维砳所在的初中,陈维砳待了一年就去了二中。等她到高一,感受高一的新鲜感时,陈维砳每日身处紧张的高考复习中。这几年,他和她之间除了像哥哥妹妹那样交流之外,没有一点儿可进展的迹象。

当然,也不排除陈维砳确实是将她看作妹妹。

她那日佯装镇定亲他,想看看他的反应,她装作不怎么在意地试探,可有人比她更加容易健忘。

4

大一体育新闻班,男女比例还算平衡,不过和体育系的比较,付爽班上的男生们就会显得有些文弱,但也不乏活泼阳光的。

陶涛是这届新闻班里录取分数最高的考生,理所当然地担任了班长职位。他组织了班级聚会,地点就在校对面商业街的华夏KTV。

每人交了点聚餐费,付爽和罗曼负责买聚餐的零食。傍晚吃完饭她俩就去了校外超市采购。

从酒水到零食,她俩人手拎了两袋,实在拎不动,就放在一旁打电话叫陶涛过来。

付爽刚挂完电话,突然脑袋被拍了下。她回头一看,目光渐渐抬高,就瞧见了陈维砳。他穿着一件纯黑的T恤,脖子上有条项链,银色吊坠面还刻了纪念章。

“买这么多吃的?”陈维砳低头望望,袋子里全是酒水和零食。

罗曼顿时呼吸紧张,捣了捣呆若木鸡的付爽。

付爽“嗯”了声:“班级聚会,一会儿唱K。”

“去华夏唱K?”

“你怎么知道?”

“那是南体毕业的学生开的,我们都去那儿。”陈维砳弯腰,帮付爽提了两袋最重的。

他回头:“我顺路,送你。”

她没说话,跟罗曼提了另外两袋轻的零食,跟在陈维砳身后。

罗曼在后面望着陈维砳宽阔的肩,这个走在前面的高个男生,不仅少年感十足,也很有男人味,跟班里文绉绉的那些男生不同,他是大部分女生喜欢的类型。

“他是谁呀?”罗曼禁不住小声问付爽。

“陈维砳。”

“是你的谁?”

她还从没在别人口中听到过这样的问题,她想说:他是我的陈维砳。

“我哥哥的铁把子。”

罗曼又好奇地追问:“他有女朋友吗?”

付爽暗自吐气,抬头在心里剜了一眼大步流星走在前方的陈维砳,长着那张帅到人神共愤的脸,净勾小女孩的魂。

“有,很多。”

罗曼皱着眉不敢相信:“很多是怎么回事?他是渣男啊?”

付爽轻轻“嗯”了声,脚下走得飞快,追上了陈维砳。

她不要走在他身后,她就要让他盯着她,从今往后,都在后方盯着她。

华夏KTV外,陶涛刚赶下来,接了陈维砳手里的袋子道谢,往楼上捎送。

付爽和陈维砳之间从不客气,挥挥手走去了电梯那儿等待,没忍住又回头,见他插着兜走了,没看她一眼,便又开始负气。

新闻班自开课后,氛围很好,同学私下里开得起玩笑,大家打成一片。付爽和同学们玩得很开心,将自己在家里和付豪、钱雅兰斗地主那股狠劲,用到了猜点数玩骰子上。

陶涛没想到付爽这般豪爽,果真没取错名字。

付爽喝红脸后,就笑着告诉他们:“我还有个哥哥叫付豪,人家听了觉得我妈是想家里发大财,其实不是,她是希望我和我哥能豪爽做人,所以我叫付爽!”

陶涛接话:“我这名听着像叠词,叫久了就容易女化,变成陶陶。你们都是学新闻的,一定要给我纠正好发音!”

付爽仰头又喝了几口,脑子里飘着的都是陈维砳的名字,她在想他为什么叫陈维砳。

陈妈妈说怀陈维砳的时候,他在她肚子里不听话,弄得她孕后期经常睡不好觉,时常觉得他在肚子里敲击,像两块石头。

付爽也觉得他是两块石头,一块石头挡着眼睛,一块石头挡着心。

5

国庆前一星期,南体的各大社团开始结束最后的招新阶段。

罗曼想加入篮球部的啦啦队,上完体育新闻课程后,她拉着付爽一路奔向篮球部。

南体的啦啦队招新严格,要求啦啦队员必须拥有基本功,有舞蹈功底的会优先录取,还会现场教一段啦啦舞供面试者展示肢体。

罗曼之前没有这方面经验,面试完出来,付爽见她一副毫无把握的脸色。

“怎么说?”

罗曼叹了声,学着刚才那段舞给付爽看:“说我身体不协调,你觉得呢?”

那十之八九无缘无分了。

付爽想起自己在二中的啦啦队生活,每逢空余的时间,她都会待在队里练习啦啦操。那时队里的女孩有很多喜欢跳韩舞的,她觉得跳得很漂亮,就跟后头学,不知不觉学会了很多支舞。

付爽瞧罗曼跳舞的动作,记下了大概,整合一遍后跳了一段给她看。

“你刚才跳的是最基础的,啦啦队讲究队形整齐,动作一般不会很难,但是幅度比较大。”

罗曼瞧付爽一身轻松,臀轻轻扭一下都很有弧线,长头发跟着甩动,颇有些韩国女团的架势。

付爽跳完后,肩头被人轻轻拍了一下,她小喘着气回头,瞧见一张陌生的女生面孔,面带喜悦地盯着她。

“大一新生?”

罗曼认出来了,对方是先前面试她的啦啦队队长黄然。

付爽“嗯”了声。

“哪个专业的?”黄然好似对付爽很感兴趣。

“体育新闻。”

黄然“哦”了一声,没想到今年体育新闻班有这样身段灵活的女生。

“是来面试啦啦队的吗?”黄然进一步追问。

付爽微笑着摇摇头:“不是,我想报街舞社。”

黄然心底“哎哟”一声,街舞社的存在就好比程咬金,已经不知道抢了多少人走了。

黄然心不死:“其实啦啦队更适合你的发展,你想你学体育新闻,驻扎在啦啦队的话,更利于你实践啊。”

罗曼算是看出来了,黄然很欣赏付爽。

付爽抿了抿唇,她内心的确想加入啦啦队,报街舞社纯属是胡诌,啦啦队队长这会儿是在向她发出邀请函,她如果答应,那是百分百能进。

“我考虑一下吧。”付爽背起包一副要走的样子。

“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黄然,体育系大三学生,现任篮球部啦啦队队长。你要是考虑好了,直接打这个电话告诉我就行。”黄然报了一串手机号。

付爽记下后,称心称意地离开。

转天,付爽一个人在食堂吃晚饭,钱雅兰给她打来了电话,问她买机票没有。

付爽这方面记性差,拍一下脑门惊呼:“糟糕,我忘了!”

钱雅兰骂她:“吃饭怎么不忘呢?”

付爽查了查飞机票,错过了优惠期购买,票价能吓死人。

恰在这时,她身边的座位上来了两个人,瞥眼望去,是陈维砳和上回叫她妹妹的那个男生。

“一个人?怎么又在吃面?”陈维砳面前的餐盘里是健康的四菜一汤。

付爽瞧瞧自己,新食堂最火爆的食品——泡菜拉面。

“我从小到大就喜欢吃面。”

陈维砳突然想起刚上高一的付爽,那时她连吃了一星期新出的泡面,最后胃疼得在家又休息了一星期。他去找付豪的时候,她就躺在家里的沙发上看《灌篮高手》,捂着胃笑得岔气都不愿回房睡觉。

付爽撑着腮帮在看动车票,转头问陈维砳:“你回家的票买了吗?”

陈维砳愣了:“回家?”

“国庆啊。”付爽说出口后又不觉得奇怪了。

陈维砳自上大学后,国庆假期就没有回过家。

陆余接茬:“陈维砳国庆忙着呢,他哪有时间回家啊,家里又没有软香玉。”

他笑得贱兮兮的,付爽握着筷子在拉面碗中搅出了涟漪。

陈维砳踢了陆余一脚,跟付爽说:“刚开学一个月,所以我国庆一般不回去。”

付爽淡然地“噢”了声:“我得回去,我还要过18岁生日呢。”

陈维砳拣菜的手停顿,忽地想起两个多月前的那幕,外头下着倾盆的雨,他什么都听不见,拉开洗手间的门,里面腾绕着热气,朦胧之中,付爽姣好的身形在他渐渐苏醒的意识里烙下了深深的印象。

还想起了她在沙发上忽然亲他的那一吻,他知道她爱恶作剧,可没想到她会那样胆大。

陆余问话的声音,将陈维砳从思绪里拉了回来。

“妹妹你好,我叫陆余,大陆的陆……”

付爽听到他叫妹妹就心里一阵不爽,接话帮他答:“多余的余。”

陆余一愣,嘿嘿笑着:“还真对了。你叫什么?”

“付钱很豪爽的付爽。”她头低着,快速地用手机买了一张动车二等座。

陈维砳从她手机上收回目光。

付爽吃完后也不急着离开,喝着汽水,饶有兴趣地跟他们打听:“黄然你们知道吗?”

陆余当然知道:“怎么了?黄然是我们同学。”

果然,她就知道。

付爽点点头,咬着吸管继续问:“她是篮球部啦啦队队长是吧?”

陆余点头。

付爽一边玩着自己的头发,一边说:“她想让我进啦啦队,你们篮球部啦啦队怎么样?”

说起这个,陆余干脆用行动替代语言,竖了一个大拇指。

“那我要不要加入啊?”付爽转眼瞧着陈维砳的眼睛。

陈维砳上高三时,课程紧张,只能偶尔打打篮球。他见过付爽跳啦啦舞的身姿,那时候她刚加入,动作像小鸭子划水。可后来付豪给他看付爽高二啦啦舞团体比赛的视频,原本付豪是想叫他看猴子屁股妆,而他那会儿除了记住那张滑稽的脸,也记下了她跳舞时的身段,较之前改变简直天翻地覆。

“加入吧。”陈维砳发自内心地建议,他觉得付爽很适合穿着小短裙跳舞。

付爽勉为其难地点着头:“黄然学姐说加入啦啦队利于我的专业,既然你们都说好,那我现在就给她打电话吧。”

一分钟后,付爽挂了电话,虽然脸上看不出高兴,心里却开始向往重回篮球场的那刻。

她要让陈维砳看到她的变化,她要让陈维砳眼睛里都是她,她要让陈维砳从今以后跟在她身后。

长路漫漫,她一定叫他尝尝她以前所受的滋味。

6

放假前,付爽参加了篮球部啦啦队的会议,领了两套新的啦啦队服。

啦啦队招进的大一新生正好替补了大四走的那批,纵观啦啦队上下,都是身高体形差不多的女生,基本上100斤左右,167厘米的个头,有的腿长,有的胸大,有的脸蛋精致。

付爽是这届新生里身段很突出的,啦啦队服穿上后,最瞩目的就是腰臀的比例。军训结束后,她一直坚持穿长袖衣服,这会儿无论是脸蛋还是身上,都恢复了从前的白皙。

下了训练,一帮女生没着急换衣服,拿着花球去了隔壁的室外篮球场看训练。

校内训练,付爽跟队内的女生们一起坐在台阶上观看,她仰着脖子喝着矿泉水,眼睛眺望在篮球场上的某人。

时隔多年,付爽终于再一次坐在这儿观看陈维砳打篮球,他依旧很飒爽,球衣在风中晃荡,洒落的每一滴汗,她都能清晰望见。

她喝了很多水,依然觉得口干舌燥,望着他飘逸的身影,目光不由自主地跟随。

台阶上观看篮球训练的不止啦啦队,还有其他女生,叽叽喳喳地聊着天,各自盯着一处神往。

“付爽你这么渴?”问话的是她班上的周佳佳。

周佳佳和付爽一样,高中加入过啦啦队,基础好,被选拔进了啦啦队。

付爽擦擦嘴角的水渍,依旧看着操场:“喝水利于新陈代谢。”

周佳佳嘟囔:“怪不得你瘦。”她又捧着脸撑在腿上笑,“付爽,你为什么加入啦啦队啊?”

付爽捏着矿泉水瓶:“黄然学姐邀请我的啊。”

周佳佳望她一眼:“真这样?我还以为你跟我一样,想来这儿找男朋友呢。”

她又嘀咕:“咱班上男生没一个有荷尔蒙的。”

付爽不觉得:“陶涛挺好的,阳光又好玩。”

周佳佳“咦”了声:“陶涛像男闺蜜似的,跟班上谁都能打成一片。不过,他组织能力还是挺强的。”

她俩聊天间,忽闻一声甜蜜的呐喊,台阶上的女生瞬间唰唰唰齐齐望去。

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漂亮女生,一头飘逸长发,近10月的天,穿得比她们啦啦队的人还要少,背心短裤,胸前挎了个时髦的名牌胸包,朝篮球场上挥着手。

“陈维砳!”

陈维砳刚进球,脚跟落地后,习惯性地擦了把汗朝台阶那片望去,目标太显眼,他一眼就望见了。

陆余在运球,瞧了眼后方,在队里挥手叫停:“大家休息会儿。”

众人一阵哄笑。

陈维砳额头上都是汗,从地上捡了一瓶水不紧不慢地走过去,眼睛扫了下台阶上的啦啦队。

“陈维砳!”

陈维砳看见付爽在低头玩手机,他目光回正,皱着眉站在严亦芸面前。

算上暑假,严亦芸有好几个月没和陈维砳这样面对面站着,平常她偶遇他,两人都是望一眼就走。

严亦芸虽然脾气大,但耐不住陈维砳这样的冷落,路过篮球场看到那帮新入学的女生,心底腾起一股不服气。

她倒追陈维砳,拉下面子好不容易才追到,暑假前两人吵了一架干脆分了。她以为陈维砳这回会哄她和好,事实上,他仍旧快活潇洒,感觉把她忘到九霄云外了。

“什么事?”他喝了口水问。

严亦芸瞧了眼那帮女生,贴近他热腾腾的身子:“我有话跟你说,我们出去吃饭。”

陈维砳咽着水,大拇指指了指后头:“我还要训练。”

严亦芸很会撒娇,拉了拉他胳膊嘟囔:“你别这样,我错了行不行?大不了我等你一会儿。”

陆余在一片人中望见了付爽,她扎着马尾辫,面孔清秀莹白,坐在台阶上玩手机,浑然不觉他跑了过来。

“付爽。”

付爽仰头,冲一身汗的陆余笑:“打得挺牛的。”

陆余摸摸鼻子,有点自豪:“那是,我是中锋。”

付爽知道,陈维砳是亘古不变的小前锋位置,专攻篮板。

她眼睛看着陆余,耳朵却竖起听着周围的声音。

除了大一新生不知道那漂亮女生是谁,从大二往上,没有一个人不知道外语系的系花严亦芸。

知道内情的人议论纷纷:

“不是分手了吗?又好上了?”

“分分合合是常事。再说了,严亦芸多作啊。”

“她有作的本钱啊,陈维砳不是很吃她那套吗?”

……

窃窃私语声中,付爽又回忆起了二中的时候,她也坐在台阶上和刘敏分享着零食,面上嬉笑着,望一眼陈维砳都要掩藏情绪,可台阶下站着的女孩却大大方方地为他挥手加油。

付爽很多次希望,那个站在台阶下的人是她。

这些年过去了,陈维砳喜欢的类型一直没变过,这个叫严亦芸的和他高中时喜欢的校花不相上下。

陈维砳把胳膊抽出来,瞧着脸带祈求的严亦芸,次次都来这套。

“随便你。”

他回头,看见陆余在和付爽聊天,付爽脸上洋溢着笑,她每次和人聊开了,都是这副状态。

付爽扯了扯身上的短裙,起身弯腰钩上包带,和陆余一言为定:“那说好了,放假回来咱俩约电影。”

周佳佳见付爽起身要走,也收拾收拾跟在她身后。

陆余在背后应声,瞧着付爽两条白腿和细腰,“唔”了一声。平时付爽不穿这样少,给人的感觉是乖乖女,今天这紧身的衣服一穿,玲珑尽显,有点蜜桃成熟的感觉。

陈维砳刚走过来,付爽就走了,一声招呼都没和他打。他望过去,付爽朝远处的垃圾桶抛空矿泉水瓶,一发即中。

“你俩聊什么呢?”陈维砳问。

陆余拍拍手招集大伙继续训练,跟陈维砳笑:“跟付爽说好国庆回来后一起看电影。”

陈维砳皱皱眉:“你跟她什么时候这么熟了?”

陆余拍着球:“付爽这姑娘也不是害羞那款的啊。”

的确不是,大方交友,有一说一。

陈维砳又朝她离开的方向望去一眼。

金色夕阳下,付爽长长的马尾辫在风里肆意地飞着,白色的肩头一上一下。她走路永远挺直着腰背,像一棵小白杨,任谁望着都是阳光乖乖女,可陈维砳知道她活泼疯闹起来,压根儿没度。

编辑推荐

热门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