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 首页 > 最新小说 >

笙笙不息写的小说第一章胃癌晚期小说全文阅读

2021-05-05 11:34    编辑:石竹阅读
  • 第一章胃癌晚期

    笙笙不息写的《第一章胃癌晚期》,小说剧情精彩丰富。本书精彩章节片段:

    笙笙不息 状态:连载中 类型:言情
    立即阅读

《第一章胃癌晚期》 小说介绍

小说叫做《第一章胃癌晚期》是笙笙不息的小说。内容精选:...

《第一章胃癌晚期》 第2章 免费试读

疲惫不堪的上了楼,沈知初摸出钥匙往左转了半圈后门开了,浑噩的大脑感受到房间里不一样的气氛后瞬间清醒了。

隔着门板一听,里面传来打电话的声音。

厉景深回来了。

她要告诉她得胃癌的事吗?告诉后他会关心自己一下吗?

沈知初反复问着自己,脑子里还在想着的时候门已经被她推开了,然后她看见迎面而来的厉景深正脸色铁青的看着她。

“去什么地方鬼混了?你好好看看我给你打了多少电话!”

鬼混?如果去医院验血做胃镜叫鬼混的话那还真是,毕竟现在的她临门一脚就彻底跨入鬼门关了。

想着想着眼眶又是一阵发酸,厉景深并没有注意到沈知初已经发红的眼眶,只是一个劲的用眼神去指责她为什么不接他的电话。

沈知初从包里拿出手机晃了晃黑屏,说道:“没电了。”

她一共有两个手机,一个手机办公事,而另一个手机是专门为了等厉景深的联系,这两天她被胃折腾惨了,一时间忘记了充电,才会导致回来的路上没接到他的电话。

“有什么急事?”能让厉景深着急到给她打多次电话的,想都不用想是为了谁。

她刚想完厉景深已经抓住了她的手往外拉,“明玥受伤了,失血过多你跟我去医院走一趟。”

果然,他的紧张全是为了夏明玥。

心头间彻底被酸涩占满。

夏明玥严重凝血功能障碍者,血型稀有,而能配她血型的恰好是沈知初。

沈知初上下一身被雨打湿了,海藻般的长发湿漉漉的贴着脊背,唇色藕青,双手如冰,这些厉景深都没有发现,夏明玥住的医院就在这附近,走路过去十分钟就能到,可厉景深心里着急,拉着沈知初强行将她扔到了后座车位上。

开着车的厉景深眼睛盯着前方,视线不经意瞥了眼后视镜,当看到沈知初那一张苍白无血色的脸时。

他不由自主的皱紧了眉:“脸怎么白得跟鬼一样。”

……原来才发现啊。

沈知初嘲讽地勾起唇角,喉间像是堵了块黄连,她打开车窗看着外面下得越来越大的雨,身子冻成了一团,吐出的气变成一团冰雾,睫毛轻轻颤抖着。

厉景深冷淡的看了她一眼,见她不说话,心里没来由的升起一股烦躁。

他感觉今天的沈知初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。

不过想了想,沈知初发生了什么和他有什么关系,他现在最应该关注的是夏明玥的身体,这么一想,右脚轻踏了一下油门,车速加快。

到了医院,厉景深拽着沈知初的手从车里拖出来,沈知初还没有站稳脚跟,便被厉景深拉得脚步趔趄狼狈地跟在他身后。

厉景深把沈知初直接带进了采血室,眼底冰冷的对着一个护士说道:“抽她的血,不用检查,赶快。”

沈知初嘴角泛起了一阵苦涩,厉景深对自己的血比对她这个人还要信任,连检查都嫌麻烦,难道就不怕她身体里的癌细胞进入夏明玥的身体里?

沈知初神色挣扎了一会儿,说道:“景深,我身体不舒服,今天能不能不……”

厉景深眼瞳半眯,从里射出一道危险的光芒,他屈身一手钳住沈知初的下巴,寒声道:“你有什么资格说不,四年前我们就签了合同,白纸黑字写得明明白白,沈知初请你好好的履行你的职责。”

是啊……四年前就签下的合同,在夏明玥失血过多的情况下她无偿献血,合同上写得很清楚。

这就是当初她签下的交易,她沈知初就算是要死了也必须为夏明玥捐血。

这是她欠厉景深的。

那一年,夏明玥到a市出了一场车祸,因送往医院不及时导致伤口失血过多,急需rh阴性血。

在得知夏明玥出事后,厉景深焦急万分的求她帮忙。

沈知初当时鬼神使差提出了一个交换条件:“你做我的男人,我们两个结婚,夏明玥我就救。”

她至今还记得当时厉景深眼睛里的惊愕,还有从眼底里缓缓升起的对她这个人的厌恶。

从那一刻,沈知初就知道两人再也无法和平共处。

她在厉景深最困难最需要她的时候落井下石,逼他就范。

厉景深出生在显赫的厉家,人生下来就高人一等,脾气大也有对应的资本,享受着最好的一切,周围的人都以他为首,平时连句重话都没听过的人,头一次被人逼迫威胁。

沈知初知道厉景深最厌恶的就是被人胁迫做他不愿意做的事,所以当她看见厉景深不带一丝犹豫地签下“卖身契”的时候,她就知道自己输了。

看着他能为夏明玥做到这个地步,心里那是酸到发痛,不过后来她安慰自己说,先婚后爱日久生情,保不准厉景深久了后也会像对夏明玥一样对她沈知初好。

可惜,天道好轮回报应不爽,沈知初万万没想到,自己遭报应会遭得这么快。

一不小心的就得了绝症,真的是活该!

看着针头没入了皮肤里面,殷红色的血浆缓缓的抽了出来,沈知初疼得脸色越发的惨白,真的是太疼了,比做胃镜的时候还要疼。

抽血的护士还没有见过如此瘦弱虚弱的女人,盯着那一截白皙的手腕,小声问道:“还能坚持吗?”

沈知初头晕的摇了摇头声音沙哑道:“抽吧,我没事。”

护士总共抽了600cc,便不敢继续了,女人的手实在是太过冰冷,已经不是正常人的体温。

沈知初昏迷的前一刻,听到最后一声话是,厉景深问护士:“够吗?不够可以接着抽。”

这些年来,厉景深是怎么变得这么狠心的?

编辑推荐

热门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