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 首页 > 最新小说 >

绯暮樱的小说_乔月白顾裴乔月白顾裴小说阅读

2021-06-07 17:19    编辑:石竹阅读
  • 乔月白顾裴

    乔月白顾裴_总体来说写的很不错,故事都很抓人心,淡淡的忧伤却又都是完美的结局。总而言之还是很棒的,值得推荐。

    绯暮樱 状态:连载中 类型:总裁
    立即阅读

《乔月白顾裴》 小说介绍

《乔月白顾裴》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小说,主人公叫乔月白顾裴,小说内容精彩丰富,情节跌宕起伏,非常的精彩,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:...

《乔月白顾裴》 第1章 免费试读

一辆改装过的越野车疾速行驶在塔克拉玛干沙漠上,万里无云的天空上只有一抹艳阳挂在那里。

越野车内。

没什么形象躺在后座上的人被窗外的阳光晃醒,抬起胳膊搭在自己的额头上,声音沙哑的开口问前面开车的人:怎么还没到?

她刚刚又梦到五年前的事情了,乱七八糟的回忆涌入脑海,让乔月白感觉很不好。

她父母意外去世之后她度过了两年地狱一般的生活。

之后过了两年,那个男人伸手将她拉出了这片深渊,把她接回了顾家。

他比她大了六岁,那个时候得顾家也并不是什么好地方,但是她却未曾在受到过半点伤害。

她拼尽全力都追不上对方的脚步,最后她一时私心有了那一夜情缘,得到的结果是她们之间的关系降至冰点。

所以在发现自己怀孕的第一时间她就选择了逃走,如今一晃五年都过去了。

想起自己养大的四个混世魔王,乔月白就倍感头疼。

快到了老大,他们说营地里来了陌生的人。苏柏的声音让乔白月从回忆里抽身。

陌生人?

也不算,应该说是老大你的熟人!

熟人?她今天才刚刚回国,然后就到这个鬼地方出任务,鬼的个熟人啊。

乔月白眉心微蹙,心情有些浮躁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刚那乱七八糟的梦的缘故,整个人都有些烦躁。

开快点!乔月白坐起身靠在开着车窗的车门上,风从窗户吹了进来,一头长发被撩拨得飘动着。

好嘞,那老大你坐好!苏柏一脚油门踩到底。

轮胎和公路摩擦过后发出了刺耳的声音,两侧的戈壁快速从乔月白的目光里倒退,风打在脸上有些微微泛疼,刺眼的阳光让乔月白闭上了眼睛。

苏柏掐着时间,五分钟之后车稳稳的停在了营地前,说是营地不过是他们临时驻扎的地方,只有几辆房车和越野车。

乔月白推开车门下车,黑色牛仔裤包裹下的腿又细又长,一双黑色长靴将裤子和小腿包裹在其中,这里天气恶劣风沙极大。

留在营地里的苏湘看到乔月白下来,激动地小跑了过来指着最前面的房车:老大,那陌生人是个大帅比!

乔月白裹紧身上的褐色风衣伸手一巴掌拍在苏湘的额头上:你给我矜持点!

说完就朝第一辆房车走去,上去之后才看到车里不少人,除了她们勘探队自己的人以外,还有四个训练有素的保镖。

保镖拥簇中,坐着一个身影,待看清,乔月白下意识就想跑。

那人即使就那样一言不发地待在那里,也气质凌然。

男人只是微微抬眼就将乔月白看得站在那里不敢再有动作了。

仍旧绝美好看的五官,永远都似笑非笑的表情让人捉摸不透他的想法。

乔月白的脑子都空了,站在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。

顾裴!如今人人见了都要喊一声二爷的顾裴!

顾裴对于久别重逢的乔月白似乎并不感觉意外,只是眼底涌动起了一抹浓厚的色彩,晦涩不明。

小白,过来!顾裴一如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低沉悦耳的声音带着不容人抗拒的意味。

一声小白让乔月白晃了晃神,顾裴这个样子就好似他们从未分开过五年一样。

乔月白往日所有的冷静和从容都在这一刻崩塌,心脏疯狂地跳动。

二二爷,好久不见。声音都软了下来,尾音微微颤动。

这一到对方面前就怂唧唧的毛病,还能不能好了,乔月白暗自吐槽自己。

什么冷静优雅全都扔出去喂狗了。

顾裴显然没有什么耐心:过来!

对于乔月白对他的称呼,让他现在很不痛快!以前都是跟在他身后,软软呼呼亲昵地叫着的!

乔月白看到了他腰腹部的血迹,抿了抿唇还是走了过去。

顾裴让身边的保镖都出去了,其他人也都识相得自己溜了,虽然他们老大这副样子很难得,但是也不能为了看戏不要命啊。

顾裴伸手揽住走到自己身边的人,手一勾就将人带到了自己的腿上。

乔月白的脑子彻底卡死机了,看着就在自己眼前的下颚线,差点变成尖叫鸡。

她的鼻尖全都是顾裴身上的味道,熟悉又陌生,和血腥的气息混杂在一起。

身体下意识地紧绷,乔月白磕磕绊绊的开口说:二二爷您放我下来,您还有伤

恩药箱在那!顾裴懒洋洋的抬了抬下巴示意桌子上的药箱,顾裴的目光始终停留在乔月白的身上。

她似乎长高了,脸颊上的小奶膘也没有了,出落的亭亭玉立。

但仍旧是他养大的那个娇滴滴,软绵绵的小姑娘,不过五年前居然敢胆大妄为的自己离家出走了。

真的是迟来的叛逆期,明明初高中的时候都听话得紧。

压下心里那点不愉快的情绪,等着乔月白给他上药。

乔月白没办法对上对方的目光,就只能垂着眼眸将目光落在对方腰腹间的血迹上。

沉默地拿过餐桌上的医药箱打开,然后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了什么。

衣衣服

哦手疼顾裴搭在乔月白腰间的手微微收紧,一副无赖的就是不打算自己动的模样。

乔月白深深地吸了口气,她很想把手里的药箱扣在对方头上算了,但是不敢

但是心里也微微有些酸涩,她不知道顾裴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,还受了伤,纠结了两秒还是妥协的上手了。

疼的话烦请二爷忍着点。乔月白伸手去解衬衫上的扣子,指尖抑制不住地微微颤抖。

顾裴闻言微微向前倾身,凑到乔月白的耳畔:是小白的话,就不疼。

这句话缠绵悱恻,暧昧不已。

惊得乔月白蹭地一下挣脱了顾裴的手,慌乱的后退回到了一个安全的距离中。

五年前她不是就想过了,不会再爱这个人了。

乔月白站在那里低着头,顾裴看不清对方眼里的神色,轻捻指尖回想起了刚刚的温度。

一时间整个房车里的气氛都安静紧绷了起来,两人各处一地,沉默之间谁都不肯退让。

最后还是乔月白先妥协了,对面的人呼吸都沉重了以来,白色的衬衫上那么大片的血迹,伤口应该很严重。

最新推荐

编辑推荐

热门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