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 首页 > 最新小说 >

人气小说逍遥相婿李常生王萍萍全文免费试读

2021-06-08 09:28    编辑:石竹阅读
  • 逍遥相婿

    小说逍遥相婿内容细致饱满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值得一看哦

    克里斯保罗 状态:已完结 类型:都市生活
    立即阅读

《逍遥相婿》 小说介绍

爆火言情小说《逍遥相婿》正在火热连载中,这本小说是由作者克里斯保罗倾情力创的作品,故事里的主人公分别是李常生王萍萍,其主要内容讲 述了......

《逍遥相婿》 第5章 免费试读

分明是他们哭着主动求父亲定下的婚事,现在居然倒打一耙,还这般侮辱我父亲!

我忍无可忍,一定要教训一下这个狗杂碎,我冲上去拳头就要碰到他的脸时!

王立他竟然不惊反笑,那一瞬间我感觉到不对劲,可是已经晚了,我不知道被什么东西锁定了一样,浑身使不上一点力气,一个戴着墨镜黑衣人刹那间闪现到我的眼前,挡在了我和王立之间,上来对我就是一拳,我身体接着就不受控制的倒飞出去接近十米。

“咳!”一口鲜血接着吐了出来,肺部火/辣辣的,肋骨不知道断了几根。

“咳咳!你是谁?你怎么有这么大的力气?”

黑衣人默不作声,拿着罗盘就要往我溢出献血的胸膛上按,我岂能让他得逞,拼命挣扎,不小心扒拉掉了黑衣人的墨镜。

我顿时吓得一机灵,他的眼珠凹陷,全是黑色,居然没有瞳孔。怪不得之前感觉到了一丝阴森的气息。

他赶忙又把墨镜戴了上去。

我最终还是没有制止这个身强体壮的黑衣人,罗盘碰到我血的瞬间,咔咔在手里碎成了粉末。

“王立!王萍萍!你们欺人太甚了!!”我咬得牙龈渗血:“你们原本只是乞丐而已,是父亲帮了你们,你们才有机会飞黄腾达!”

“你们享尽荣华富贵,父亲最后却落得个死无全尸的下场!现在,你们大富大贵了,却恩将仇报!殴打我,可你们别忘了,你们的一切,都是我父亲给的!你们自己付出了什么?”

王立好像特别讨厌别人说他的成就,都是我父亲给的,虽然事实就是如此,但是人不要脸,天下无敌。

“掌嘴!”

紧接着过来好几个人,十几个巴掌打在了我脸上,抽的我满嘴是血。看着我凄惨的状况,王萍萍依然一脸冷漠。

可我分明在她眼里面,看见一丝无奈与同情……

忽然一阵阴风刮起

王立突然两眼无神的拄拐下了车,亲自走到我父亲的坟前,想要扒开他的坟。

可劲扒了半天,居然真的被他扒开了,而我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扒我爹爹的坟,什么都干不了。

眼看着王立要过去扒拉我父亲的头,可他怎么够都够不到。

鬼使神差下,王立丢掉了拐杖,尽力倾身;却被碎石绊倒,一头扑在了坟堆上!

“咔!”

父亲血肉模糊骨头都露在外边的枯手,居然死死掐住了王立的脖子!王立顿时醒了过来,吓得魂飞魄散,其他人也都吓的脸色煞白。

“这王立怎么跑坟头去了,他这是在干什么!不愧是西南第一风水师,这老命老天都不收,死而不僵,冥而不化……”一个白发老人在车厢里哼道。

一张金光闪闪的八卦镜,紧接着被贴在了车窗上,明明今天是阴天,没有阳光,但是这八卦镜却直接射出了一道金光,笔直射向坟墓。

父亲的手顿时松开了,好像只是很平常的诈尸反应而已。

王立被吓的不轻,拐杖都不要了,连滚带爬的到了车上,紧接着打了司机一巴掌“看什么看,还不快走!”

这会儿我也被打手松开,挪到了父亲坟边,握住父亲的手,心如刀割。

王立在车里冷笑:“真是一家神经病!就你这种死废物孤儿,也敢妄想癞蛤蟆吃天鹅肉?我呸!”

我看着本来完好的坟墓,被王立扒拉的一片狼藉。心里的恨意无以言表:“王立,你就不怕我有一天成为和父亲一样的相师,到时候报复你吗?到时候,今天的帐我们一块算!”

王立一楞,旋即哈哈大笑,直接没理我。

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子从王立身侧冒出,什么都不说,直勾勾盯着我。

手里还拿了一串铃铛,摇了两下,那个力大无比的黑衣人刹那间闪现到了我身后,眼见拳头就要打到我的脸上,却突然停了下来,他一脸惊恐的看着父亲的坟头,撒腿就跑。

是什么东西这么吓人?我定睛一看,居然是父亲的毛衣,直挺挺的立在父亲的墓碑前,我明明记得毛衣已经被冲/进河里了,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?

“这是你父亲的阴魂,他最后的一丝力气为你做了这件事情,哈哈哈哈”白发老人说道。

王立这会儿说:“这位是鬼发大师,你父亲跟大师一比,就是个蚂蚁罢了,蝼蚁且可与日月争辉?”说完豪车就飞奔而去。

王萍萍趴在后车窗上望着我,似乎流下了伤心的泪水,但我心里太乱没注意到。

记得父亲说,风水秘术不可妄用,否则伤天害理害自己。

可是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,我忍无可忍,急匆匆的跑到家里,找到了父亲留下的木匣子,抽出一卷古卷轴,咬破手指,在卷轴上快速写下了一大串符文,然后抓了把泥土,撒在卷轴上,嘴里面念了一串咒语。紧接着土壤中诡异的冒出了一股黑烟,黑烟很快幻化成了一个人型,像风一样追逐豪车而去。

我的意识,就附在那股黑烟上,钻进了车里。王萍萍靠着车窗流着眼泪,鬼发大师正跟王立侃天侃地,吹的牛皮嗡嗡响。

“李沐风虽然被誉为西南第一风水师,是因为老夫那时还隐世未出,现在我出关了,他只是旁门左道罢了。哈哈哈哈哈。”

王立一边拍马屁一边递上雪茄,一边哈哈大笑。

我在嘴里念了一串咒语,鬼发大师突然浑身一僵,口吐白沫,疯狂抽搐!

王立被吓得差点尿裤子,这—这是怎么了?疯了?

堂堂鬼发大师,这才刚出关就疯了。

此时,我站在山头上,冷冷俯瞰着远去的车影。

我此刻嘴角流出了一道鲜血,已经受到了反噬。

现在鬼发大师疯了,王家就没人保护了,肯定会像父亲说的那样,灾祸不断!

王家父女,迟早要反过来求我,回归王家做女婿!

思索着,我听到了一阵嘈杂声。

回头一看,顿时惊得倒抽冷气。

只见那个一直躲在小树林里观望我爹坟冢的乞丐,居然又在扒拉我爹的坟!

“你特么在干嘛??”

我怒不可遏的扑了过去狠狠的踹了他一脚。

乞丐不管不顾继续刨尸,一边骂道:“王家人都欺负你到这个份上了,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他们?李常生,你心太软了,比起你父亲差远了!你永远不会成为你父亲那样的相师!”

“你认识我爹??”

乞丐没有回答,抓起父亲的手。指缝中,还残存着王立脖子上的皮!乞丐抠出那块皮,塞进了我父亲已经没有血色的嘴里。

父亲本来已经合上的眼睛,居然蹭的一下睁开了!

我感到一股阴风吹过。下一秒——“砰!”山下路上出车祸了!也不知道王家司机发什么疯,突然踩了脚油门,车子直接撞在了山脚的石壁上!

车子驾驶室当场瘪了下去,翻了好几个个,后座上的人也不知道是死是活,反正主副驾的人是活不了了!

乞丐跳起脚来哈哈大笑,直呼报应!

我顾不上问乞丐是什么身份,赶紧跑下山去,邮箱已经漏油了,车头正在着火,火苗子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点燃油箱,发生爆炸。

鬼发大师被抛飞在了十几米外,生死未卜,司机已经被压成了肉泥。

王立磕在方向盘上,头破血流,但他还算清醒。只见他手里拿着鬼发大师的那一串铃铛,嘴里不知道在嘟囔着什么,摇了摇铃铛,那个黑衣人居然又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窜了出来,就像凭空出现的一样。

此时黑衣人手里居然多了一把刀,我眼看不妙,脑子里灵光一闪:这铃铛必然是操纵这傀儡的法器!我足底发力,没等黑衣人反应,直接一把把王立手上的铃铛抢了过来,往火力一扔。

黑衣人接着躺在地上,身上发出了哧哧的声响!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,黑衣人变成了一堆尸粉。

有惊无险,没想到王立居然会这些歪门邪道,但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,救人要紧。

王萍萍精致的侧脸泡在鲜血里,胳膊被卡在了门框上,绝望的看着我。

“救我,救救我……”

我蹲下来看着王萍萍印堂有发黑的趋势,我这时候居然犹豫了,脑子里都是王家这忘恩负义的父女被火烧死的场景。

愣神间忽然看到萍萍的手上是当年我送给他的镯子。

“你怎么还戴着我送的镯子,你什么意思?”

王萍萍眼里闪着晶莹的泪花,支支吾吾的说道“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,我……”

我笑了笑:“你还是鸡腿姑娘吗?”

“我……我一直都是”

最新推荐

编辑推荐

热门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