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 首页 > 最新小说 >

爆款小说狐狸九《医妃权宠天下》在线阅读

2021-06-08 11:43    编辑:石竹阅读
  • 医妃权宠天下

    《医妃权宠天下》小说内容丰富,在这里提供狐狸九的小说免费阅读。主要讲述了:

    狐狸九 状态:连载中 类型:古代
    立即阅读

《医妃权宠天下》 小说介绍

《医妃权宠天下》是作者狐狸九写的小说,讲了主角令人感动的故事。小编今天把它带给大家,一起来阅读吧:...

《医妃权宠天下》 第5章 免费试读

第5章

冷清欢的心也猛然提到了嗓子眼,忘记了自己身上的伤,从车上跳下来,一声闷哼,狼狈地跌倒在地上。然后紧咬着牙关爬起来,分开人群扑过去。

妇人已经倒在了血泊里,红的白的流淌了一地。她睁大着眼睛,满足地笑了:“看见了吗?我没有怀孕,肚子里都是水啊。现在,可以证明我的清白了吗?你们总该信了吧?”

冷清欢跪倒在她的跟前,望着她满身鲜血,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,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世道?妇道,清白,名节就这样重要吗?

“我不会让你死的,你还有救,相信我,我现在就给你手术。来人呐,快点准备......”

她说到这里就愣了,准备什么呢?无菌手术室?缝合线?吊瓶?这里不是现代,没有先进的医疗设备,怎么救?即便救活,她的肝病也已经到了晚期,怎么治疗?

妇人惨然一笑,已经气若游丝:“夫人,谢谢你为我证明了清白,不必救了。我已经活够了,与其让我就这样在别人的指点里苟且偷生,倒是还不如死了痛快!”

她的婆婆扑过来呼天抢地地哭:“你死了,剩下我一个孤苦伶仃的婆子日后可怎么活啊?”

旁边有乡邻出声谴责:“现在想起儿媳妇的好来了,一开始是谁对着她又打又骂的?人家自从你儿子死了,立志不改嫁,对你可孝顺。”

立即有许多人附和,指着婆婆议论责问。

冷清欢无力地看着妇人闭上眼睛,在兜兜的搀扶下缓缓起身,深吸一口气,冷不丁地发怒:“够了!有完没完?”

人群瞬间鸦雀无声。冷清欢红着眼睛,慢慢扫视过人群,还有依旧端坐马上一脸冷漠的慕容麒:“唇舌乃是伤人剑,你们已经害死了这位无辜的妇人,还要继续逼死这位老人吗?看到这场惨剧,你们是不是觉得很兴奋?蘸着人血的馒头好吃吗?啊?好吃吗?”

死一样的安寂,没有人说话,也没有人为此感到愧疚。

冷清欢紧捂着心口,慢慢地回到马车上,无力地将脸埋进臂弯里,半晌不语。

慕容麒紧攥着马缰的手紧了紧,眸光暗沉地望了地上的凄惨景象一眼,抿抿薄唇,感觉她最后一句话,就像是一记重锤落在自己心口,一团糟乱。

人血馒头是什么?

若是她未婚有孕的事情摊开来晾晒在太后跟前,又会以什么样的悲剧结局?浸猪笼?还是以死明志?

马车缓缓驶离。兜兜细声地劝慰,冷清欢难过了半晌,终于艰涩出声:“我真没用,这样简单的伤竟然都救不了,要是有纳米戒子,我或许可以试试的。”

兜兜疑惑地眨眨眼睛:“什么戒子?小姐是指这个吗?”

冷清欢抬脸,见兜兜的手心里,静静地躺着一枚灰扑扑的并不起眼的戒子,她整个人都愣怔住了,眼睛越瞪越大。

怎么可能?纳米戒子!竟然随着自己一起穿越了!

“就是它,哪里来的?”

“奴婢给小姐包扎的时候发现的,看就是个铍铜烂铁不值钱,就随手先收了起来。”

不值钱?这可是价值连城的宝贝!

冷清欢颤抖着将戒子带在自己的食指上,合上眼帘,一种十分熨帖的舒适感传过来,直达四肢百骸。脑中很快收到指令,输入密码,然后开启戒子库,第一个任务,开启对自己的人体扫描。

戒子库汇集了CT,核磁共振,造影等等常用医学检测功能,只需要一个简单的扫描,结果传递进脑电波,她就对于自己心口的伤势心知肚明。

还好没有伤及肺腑,不过伤口挺深,失血过多,对身体创伤不小。

她将手蜷缩进袖口,尝试着从戒子库里拿取药品,竟然成功了!这令她感到有一种绝处逢生的惊喜,手都在忍不住激动地颤抖。

“兜兜,帮我守住车门,我需要简单处理一下伤口。”

兜兜立即听话地往车门口挪了挪,将车帘撩开一小点缝隙,拿眼儿瞅着外面。

冷清欢背转身,利落地取出自溶线,缝合针,破伤风等一应手术用品,对自己的伤口进行了缝合处理,包扎完毕,穿好衣服,马车就已经抵达了森严的宫门口。

慕容麒翻身下马,将马缰交给宫门口侍卫,看也不看身后的冷清欢一眼,自顾进了宫门。

他长身玉立,昂首阔步,走起路来,飒飒生风。冷清欢又有伤在身,沿着漫长的红墙甬道,一步一捱,走得十分吃力,疼出一身虚汗。

慕容麒将她与兜兜远远地落在后面,满脸不耐烦。

冷清欢身上的伤在他看来,不过是破了皮肉。他认为,这个女人死皮赖脸地嫁进王府,先前应承悔婚肯定是装腔作势,包括昨日恰到好处的昏迷,都是跟自己玩欲擒故纵的把戏。现在真的进了宫,立即慌了,所以才这样磨蹭。

他先去了皇帝居住的衍庆宫,皇帝不在,内侍告诉他,皇帝与大臣们在御书房议事,谁也不许打扰。

他脚下一拐,又去了太后的慈安宫,太后跟前的福公公说太后身子不适,免了二人的谢恩。

皇后同样是避而不见,只让宫人传话,说他们二人若是进宫,只去给他生身母妃惠妃娘娘磕个头就好。

他们虽然身在深宫,但是耳聪目明,昨日在麒王府门口发生的闹剧,一定知道。全都不约而同地给二人吃了闭门羹,显然是有些失望。

慕容麒拐回来的时候,脸色就阴沉得更加厉害,棱角分明的脸上仿佛蕴藏了疾风骤雨薄唇紧抿,一言不发。

冷清欢一直都没有问他是要去哪,就像没头苍蝇似的,跟在他身后,几乎是在后宫里转了大半个圈,丢了半条小命,这才来到惠妃娘娘居住的蒹葭殿,汗水已经将里衣透湿。一缕秀发也湿漉漉地紧贴在光洁的前额上,十分狼狈。

宫婢将二人恭谨地请进去,惠妃端坐在上首,珠环翠绕,姿容艳丽,富贵逼人,一见到冷清欢,缓缓勾起唇角:“来了?”

冷清欢不过是扫了一眼,便立即低垂下头,跟慕容麒上前,给惠妃娘娘见礼。撩起眼皮,也只能看到惠妃一双缀了粉色珍珠的杏花粉绣鞋。

惠妃满意地颔首,她身后站着的一位略微上了年岁的嬷嬷,冲着二人行礼,眉开眼笑地先开了口:“老奴给王爷,王妃娘娘道喜。”

惠妃眯起一双略有凌厉的眸子,淡淡地开口,用染了凤仙花的指甲轻叩着桌面:“竟然让敬事房的其嬷嬷在我这里眼巴巴地等了一上午,你们两人也太贪睡了一些,这都什么时辰了?”

嬷嬷慌忙连声道:“惠妃娘娘客气,老奴这不是贪图跟您说会儿话,来得早了么。”

冷清欢没有分辩,自己昨日在婚礼上闹腾的那一出实在有点不吉利,又招惹得老太君旧疾复发,这位婆婆看自己不顺眼挑剔也是情理之中,更何况人家说话和颜悦色。

“清欢知罪。”

惠妃唇畔的笑不浅不淡,恰到好处。而眼角眉梢都是凌厉之色,毫无笑意:“拿出福帕,让嬷嬷查验吧。”

冷清欢不由就是一愣:“福帕?”

这是什么玩意儿?

惠妃的脸色有点沉,一旁的其嬷嬷出言解释道:“就是落红帕子,王妃娘娘,敬事房需要过目,验证清白,然后登记在册。”

最新推荐

编辑推荐

热门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