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 首页 > 最新小说 >

她把王爷干翻了萧静思燕程豫精彩小说(云初初)全章节阅读

2021-06-09 11:13    编辑:石竹阅读

《她把王爷干翻了萧静思燕程豫》 小说介绍

云初初写的《她把王爷干翻了萧静思燕程豫》,小说剧情精彩丰富。本书精彩章节片段:...

《她把王爷干翻了萧静思燕程豫》 第3章 免费试读

她按捺住心里的酸楚和愧疚,抬头看了过去,和记忆中一样,那个人坐在木头轮椅上,腿上盖着薄毯,仿佛这样就能遮掩住那双无力的腿。

视线中出现那张熟悉的面具时,萧初容突然不敢再抬头,她好像觉得有一道目光透过面具,落在自己身上。

她咬了咬牙,走了过去,在侍卫们怀疑的目光中站在燕云穆身后,双手按着轮椅把手,说:萧家的路不好走,还是我来推王爷吧。

面具下的声音有些迟疑,好。

萧初容却差点因这句话落下泪来,世人都说穆王残暴不仁,恶如厉鬼,但唯有自己知道,这个人,哪怕是自己身中剧毒,也要撑着一口气找寻自己。

这样的人,不知比那个表里不一的段少征好了多少,她真后悔,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不早点发现燕云穆的好。

但是……

她低头看到燕云穆放在腿上的苍白的手,心中百感交集。这辈子,两人的故事才刚刚开始,她还有大把的时间和机会陪在他身边。

这段路不远,没一会儿就进了偏厅,赵婉和萧苓白不得不行礼,看着两人相处的样子,赵婉心里一阵嘀咕。

这京城里的人都知道,萧家找回来的庶女倾心与新科状元段少征,嫁给穆王的前几天几乎天天去找段少征,闹成了全京城的笑话。

按理说,萧初容应该是厌恶穆王的,可这两人为何……

一个荒唐的念头浮现在她的脑海,这萧初容总不会下贱到去喜欢一个废人。多半是她看上了穆王的身份,想利用他罢了。

果然是和她娘一样的下贱!

轮椅停在赵婉跟前,燕云穆的声音自她头顶传来:萧夫人,回答本王的问题。

赵婉自以为弄明白了萧初容待穆王如此的真相,又怨恨她殴打自己,便撺掇道:王爷恕罪,实在是此女目无尊长,殴打母亲与嫡姐,心思恶毒,臣妇才不得不罚她。

王爷,萧初容乃是萧家遗落在外的血脉,虽找了回来,却一直生活在乡野,故而野蛮无理,学了不少坏心思。所以臣妇想着,身为嫡母,总该好好教导她。

她暗中拽了拽萧苓白,萧苓白便明白过来,也哭着说:王爷明鉴,母亲所说句句属实,妹妹她不光打了我和母亲,还想杀我。王爷,臣女的命不值钱,但也不是谁都能拿的,若是父亲知晓……

两人脸上的巴掌印明晃晃的,萧苓白脖子上更是有道红痕,看得出来掐她那人是下了狠心的。

但这些,燕云穆置若罔闻。

王妃,她们所说可是属实?

当然是……假的!萧初容撒起谎来眼睛都不带眨一下,她看着两人怨愤的表情,做出无辜的样子来,王爷,您想想,我就是个被当做嫡女替身的小可怜,在萧家那是如履薄冰,我哪里来的胆量敢殴打她们?更不要说什么想杀人了。

她在燕云穆面前伸出手,那双手柔嫩白皙,仿佛不沾阳春水似的。您看我这手,杀鸡都费劲,怎么可能杀人呢?

那双手在燕云穆眼前晃了晃,他下意识抬手将其握住,下一瞬又松开,没露出一点异样。王妃说得有理。

萧初容笑了笑,萧苓白母女却是呆住了。

王爷,您好好看看,莫非我们脸上的伤,苓白脖子上的痕迹,都是凭空出现的吗?这里的人都能证明是萧初容她殴打我二人!

赵婉不依不饶地叫着:莫非王爷竟如此是非不分,要在铁证面前偏袒她萧初容?

萧初容是谁?燕云穆声音发冷,从她嫁给本王那一刻起,她就不再是萧家的女儿,而是本王的王妃。你们,怎敢污蔑她?

什……什么?赵婉愣住了,萧苓白也愣住了,她们万万没想想到,这个穆王居然真的瞎了眼,分不清黑白。

是呀萧夫人,我已经是穆王妃了,和你们萧家呀没什么关系。今日归宁,我是不得以才回来的,但是你们母女一唱一和,说我家王爷是个废人,我为王爷怒发冲冠,替萧大人教训教训你们这对目无尊卑,背后诋毁的阴险小人。

赵婉突然指着她,她承认了!

萧初容一脚踹开她的手,冷笑着说:我承认什么了?我殴打你们了吗?我那是让你们清醒清醒,你们应该知道,那些话要是让父皇知道了,你们萧家会是什么下场。

所以啊,我不但没有殴打你们,反而是救了你们,但我这个人心好,就不用你们道谢了。

你……你……两人气得几欲吐血,这到底是哪里来的妖精,居然如此颠倒黑白!

妹妹……萧苓白摸着脖子上的痕迹,居然收起了脸上的怨恨,反而露出理解的笑容,姐姐知道你在外面受了很多苦,所以你讨厌我们,姐姐都理解。但你不能混淆黑白,让姐姐和母亲蒙受不白之冤。你怨恨姐姐,姐姐这就给你道歉好不好?姐姐只求你能好好的……

她极力掩饰住自己的恨意,她知道萧初容很好骗,要不然,也不会被段少征三言两语给哄了。她也看出来了,穆王分明就是偏心萧初容,说不定,萧初容也为穆王做了什么恶心的事。

但这些,她没心思去探究,娘已经被萧初容逼得失去理智,自己绝不能乱了阵脚,只要先把眼前的事情处理了,往后,有的是机会收拾她!

她自以为掩饰得很好,却不知道萧初容一直在注意着她,自然也就瞧出了她的虚伪。

你真让我觉得恶心。

萧初容笑得明媚,眼睛里仿佛有光,不过你们说得再多都没有用,这件事还得看王爷的意思。您说是不是,王爷?

最后放低的声音让燕云穆动了动手指,最后只是沉声说着:萧家母女诋毁本王,此事本王会如实向父皇禀告。至于萧大人,希望他有本事守得住自己二品大员的位置。

都说杀人诛心,燕云穆没有说任何狠话,却让萧苓白母女如坠冰窟。

编辑推荐

热门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