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 首页 > 最新小说 >

巫师暴躁的螃蟹小说免费阅读

2021-06-10 11:22    编辑:石竹阅读
  • 巫师

    暴躁的螃蟹的这本《巫师》非常有趣,主角故事精彩,下面为大家带来章节片段:

    暴躁的螃蟹 状态:连载中 类型:言情
    立即阅读

《巫师》 小说介绍

暴躁的螃蟹的《巫师》小说内容丰富。在这里提供精彩章节节选:...

《巫师》 第1章 免费试读

海市,夜。

火车站又迎来了一批到站的旅客,拥挤的人群一窝蜂的从闸口挤出来,其中一个瘦小的身影显得分外醒目,让每一个路过她身边的人都忍不住回头侧目。

那是一个身高约一米六左右,穿着少数民族服饰的少女。

少数民族的服饰大多色彩鲜艳,少女的衣服做工极为精致,满身的刺绣和珠光,在车站的霓虹灯下熠熠生辉,异常突兀,又异常漂亮。

巫渺渺从身上拿出师傅给的纸条,看了一眼纸条上的地址,又看了看四周行色匆匆的人群,一时间不知道该往哪边走。

“小姑娘,你是在等人吗?”保安大叔观察巫渺渺许久了,他发现这小姑娘出了闸口就站着不动,已经好半天了。

“你好。”巫渺渺看见有人过来,礼貌的打招呼。

“你好,你好。”保安大叔见巫渺渺长的乖巧可爱,和自己上高中的女儿有几分相似,笑的更加亲切了,“我看你站这里半天不动,是等人还是迷路了?”

小女孩的气质和城市的喧嚣很违和,一眼便能看出她是刚进城不久。

“不等人。”巫渺渺摇了摇头,然后把手里的地址递了过去,“我去这个地方。”

保安大叔接过纸条瞅了一眼:“青湖区啊,这地可有些距离,地铁得坐一个多小时呢,特别绕……”

巫渺渺认真的听着。

“小姑娘,第一次来海市?”

“嗯。”巫渺渺乖巧的点头。

“海市有亲戚吗?”

“有,这里。”巫渺渺指着纸条道。

“那你家亲戚怎么没来接你啊?”保安忍不住担心起来,这姑娘长得好看,人又单纯,海市最近治安又不好,大晚上的火车到站,这家亲戚怎么也不来接一下。

“他不知道我来?我是来找他的。”巫渺渺解释道。

“这不是有电话吗?你打一个让他来接你?”

“打了,关机。”巫渺渺道。

“这样啊……”保安想了想又道,“你从这过去,地铁得换三趟线,出了地铁估计还得找一圈呢。不如你打车过去吧,让司机师傅直接给你送到小区门口,虽然贵一些但这样安全。”

“嗯。”巫渺渺拿回纸条,礼貌的问道,“请问,去哪里可以打车?”

“得,送佛送到西,我带你过去吧。”

保安大叔一直把巫渺渺送到出租车排队口:“从这进去,你跟着他们后面排队,等车过来了,直接上去就行。”

“谢谢叔叔。”巫渺渺从自己背着的书包里拿出来一个做工精致的布娃娃,递给保安,“这个送你,祝你有个好梦。”

“这娃娃做的好精致。”保安大叔也没推拒,他知道山里出来的孩子性格单纯直接,拒绝了会伤心,“你是苗族的吗?”

“不是?我是巫族。”说完,巫渺渺拎着书包,进去排队了。

“乌族?五十六个民族里有这族吗?”保安随手把巫渺渺送的布娃娃收进了衣兜,然后便继续自己的工作去了。

巫渺渺排了一会儿队便上了车,她把手里的纸条递给司机,司机看了一眼,二话没说便出发了。

路上,巫渺渺一瞬不瞬的盯着窗外的霓虹灯,然后又抬头看了看夜空,一直压抑的陌生感浮现了出来:“看不见星星。”

从家里出发,她先是坐了村里牛叔的摩托车到县城,又从县城做长途汽车到省城,然后买了火车票一路来到海市,路上总共花了三十多个小时,为的便是来海市找她的未婚夫。

大概一个月前,她师傅寿终正寝了,离开前,师傅给了她这张纸条:“师傅从小给你订了一门亲事,这事你自己也知道,我们巫族向来是招赘入门,没有女儿外嫁之说,本来我是想等你成年了,就让那家人把儿子送来和你成亲。”

“但这些年师傅忽然想通了,你的人生是你自己的,不能因为你是我族最后的巫师就限制你的自由。所以,这婚事啊,你自己做主,你要是想把这男的娶回来,你就拿着地址去找他。不想的话,你就拿着信物去找他要一笔钱,当初师傅可是救了他的命呢,因为给你做童养夫,我都没收钱。”

巫渺渺对于师傅的去世并不十分难过,他们是巫师,本就通阴阳,早在一年前她就看到了今日,而且对于巫师来说,死亡是全新的开始。

“我那时候才两岁,您怎么就想到我的亲事了?”巫渺渺奇怪道。

“实在是那孩子太漂亮了,那黑乎乎的一团,看着特别招人喜欢,你若看见了,定也会喜欢的。”

“……”巫渺渺。

他们巫师一族,崇敬黑色,出门办事喜欢在衣服外头裹一件黑斗篷,家里养宠物也都专挑黑的,特别是她师傅,对黑色几乎已经到了痴迷的程度。什么黑猪,黑狗,黑猫,黑兔子,只要是黑的够纯粹,她师傅都会捡回来养。

看来自己这位童养夫,黑的一定很纯粹。

师傅走后,巫渺渺在这世上便没有了亲人,这个黑的应该很纯粹的未婚夫,虽然还没见过,却是她师傅从她记事起就一直念叨的存在,所以巫渺渺对未婚夫并不十分抵触。而且,这也算是她师傅临终的遗愿了,巫渺渺觉得娶回来也没什么,所以高考完,她便背着书包来了海市。

“小姑娘,到了。”出租车到了目的地,司机师傅提醒在后座愣神的巫渺渺。

巫渺渺茫然的看了一眼窗外,付了钱,下车。

出租车并没有进小区,而是停在了小区门口,小区物业的管理非常严格,没有门禁卡,又联系不上业主,巫渺渺被拦在了小区外。

巫渺渺怎么也没想到要见自己未婚夫一面这么难,顿时愣在了当场,一双无辜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拦住她的保安,似乎只要这么盯着保安就能心软让她进去。

“小姑娘,你别这么看着我,我们这里有规定的,不是业主不让进。你还是给你朋友打个电话吧,让他来接你。”保安被巫渺渺盯的有些发毛。

不是他胆小,实在是这大晚上的,一个白的跟纸一样的小姑娘,穿着一身奇怪的衣服,眼睛黑峻峻的,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你,也不说话,一错眼,还以为是哪里来的索命冤魂呢。

“要不……我让同事帮你上门去问问?你叫什么名字,和业主什么关系?”保安问。

“我叫巫渺渺,是他未婚妻。”巫渺渺认真的回答道。

“未……未婚妻?小姑娘你成年了吗你?你不会是瞒着父母出来见网友的吧。”他可是知道现在好些渣男上网骗小姑娘的。

这个叫季朗的听起来尤其像,给了地址,让人家小姑娘大老远的跑过来,然后电话关机,找不见人。最重要的是,这小姑娘连他这个未婚夫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。再说,这年头,还有人给未成年少女包办未婚夫吗?肯定是网上骗人的鬼话。

巫渺渺不答,继续眼巴巴的盯着保安看。

“行,我让人给你敲门。”保安想了想,大不了一会儿他陪着小姑娘去,若真是网友,他立刻就报警,反正警察就在马路对面。

保安拿了对讲机,通知在小区里巡逻的同事,让他帮忙去敲门:“有没有人在11号楼附近,能不能去801敲下门,看看业主在不在家。”

大约五分钟后,对讲机内传来了回音:“业主不在。”

“你看,人不在,要不你过一会儿再来?现在已经快九点了,十点钟他肯定要回来睡觉的。你要不先去吃点东西,过一会儿再来?”保安建议道。

巫渺渺沉默了片刻,转身往背后的斑马线走去。

“那小姑娘怎么回事?”另一个保安这时才从旁边凑了过来。

“估计是被骗来见网友的。”保安道。

“我看着不像。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刚才她走过来的时候,看了我一眼,那眼神邪乎的狠。”

“那是因为你长的太凶了,人小姑娘害怕,不愿意和你说话。”

=

一条马路之隔的派出所里,季朗正黑着脸做笔录。

“人是你打的吗?”警察问。

“是。”

“你倒是老实,说,为什么忽然打人?”

“看他不爽!”季朗道。

“看人不爽?你怎么天天看人不爽?”警察同志听到季朗这个熟悉的借口,顿时被激怒了,“我告诉你,你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,你已经有案底了,人要告你,一告一个准……”

“案底?我有案底吗?”季朗斜了警察一眼。

这才是最气人了,这小子也是邪了门,隔山差五的心情不爽就在大马路上揍人,但偏偏每次闹到警察局,苦主却又不报警,弄的他连个案底都没留下。

“这次就有了。”警察同志实在见不得如此嚣张的犯罪分子,他转头看向被揍的鼻青脸肿的当事人,问道,“同志,你放心,你的事情我一定……”

“我……我不报警,我可以走了吗?”那人有些惧怕的说道。

“你说什么?你没听见他刚才说的话吗?他都承认打你了!”警察不敢置信道。

“我该打,我自找的,警察同志,我不报警了,我可以走了吗?”

季朗嗤的一声笑了出来,也不知道是在嘲讽警察,还是在嘲讽被他打的人。

无论警察同志如何劝说,苦主死活不愿意报警,最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季朗从容的离开。

出了派出所,季朗准备过马路回家,走到斑马线处的时候,对面正走过来一个穿着民族服饰的少女。那少女一身违和的气场,两只乌黑的麻花辫,一张雪白的脸,漆黑的眸子正雾沉沉的盯着他看,仿佛自己已经是她的所有物了。

又撞见鬼了?

呵。

敢凑这么近,看来这只鬼道行不浅。

编辑推荐

热门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