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 首页 > 最新小说 >

三国打工人路人辛小说最新章节阅读

2021-06-10 14:16    编辑:石竹阅读
  • 三国打工人

    《三国打工人》是路人辛写的一本小说,主人公将会有着怎样的经历呢?快来阅读这本小说吧。

    路人辛 状态:连载中 类型:古代
    立即阅读

《三国打工人》 小说介绍

《三国打工人》逻辑发展顺畅,作者是路人辛,主角性格讨喜。精彩节选:...

《三国打工人》 第3章 免费试读

第三章话里有话

苏子弗其实不是特别在意这件婚事,他毕竟不是宿主本人,对于婚姻的理解完全不一样,哪怕是刘备的女儿,在他眼里和一般女子并没有什么不同。苏子弗沉默了下来,反而糜竺这个陪同在苏子弗身边的旁人,却有些着急,他已经把身家都投到刘备身上,对于刘备的心思揣摩得比寻常人要深刻,大致能猜出刘备现在的担忧。

或许在关羽和刘玫眼中,苏子弗与刘玫素不相识,哪怕是刘备和苏双的约定,也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符号,在这个动荡的年代,退婚的事到处可见。可是刘备不行,糜竺相信,刘备绝对做不出悔婚的事情,真的有把苏子弗招为女婿的打算;可惜刘玫留在了下邳,在那个虎狼窝里,是什么事都可能发生的。

这件事牵扯到关羽,弄不好就会影响整个刘备的团队,糜竺在心中叹息,关羽糊涂啊。刘备和吕布的仇恨的种子已经埋下,对于刘备来说,吕布太强大了,不过吕布也无法一口吞下刘备的势力;刘玫留在下邳,哪怕是刘玫自愿,对于刘备来说,那也是一把悬在头顶的剑,谁也不知道会不会产生什么变数。

苏子弗发现了糜竺心事重重的样子,笑道:“糜大人放心吧!我不会藏私,德然叔给我留了一笔钱,需要的投资并不大。”

“好吧!我承认是自己想多了,但是子弗你要知道,这件事不是做善事,是需要很大的数量,才能够产生作用。”不管苏子弗真心真意,糜竺还是觉得把话说开为好,苏子弗想了想说:“产量没有问题,现在正是战乱时期,越来越多的人需要找一份合适的工作,关键是保密。”

糜竺脸色缓和一些说:“子弗,你要有心理准备,从现在开始,不管你和刘玫走到哪一步,其实你都离不开主公的阵营。我也是商人,也从少年时期过来,懂得你的心思,可是世上事往往难以如意......关将军是个很强势的人。”

糜竺话里有话,苏子弗好歹在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呆过,完全听懂了糜竺的意思,和自己的想法一样,刘玫没回来十有八九是关羽认可的,所以连刘备现在都不敢给自己吃一颗定心丸,还要自己和刘备的军队绑在一起?把自己当做又一个糜竺?苏子弗晃了晃脑袋,管他呢,车到山前自有路,等见了关羽,便可以知道整个时期的真相,何必浪费心思乱猜。

苏子弗正在思绪万千,两人已经走出县衙,就听见十字路口那边人声鼎沸,有人在大喊救人,一队巡逻的士卒抢在两人前面跑了过去;等糜竺和苏子弗走过去的时候,一辆奔跑的马车已经被制服,两匹马在几个悍卒手中喘着粗气,却根本动弹不了。一个满头大汗的读书人正在向倒在路边的五个伤者赔罪:“几位,真是抱歉,马受惊了,我的书童已经去请大夫了,马上就到。”

糜竺认识这个读书人,惊讶地叫道:“陈忠,你什么时候到的沛城?”

陈忠回头看见糜竺,带着一丝欣喜说:“糜竺,你来得正好,帮我处理一下。”

药铺不远,不一会两名郎中就来了,开始救治伤者,陈忠允诺全部赔偿费用,加上糜竺的官威,总算把这件事妥善地处理了;人群散去,糜竺直接把陈忠和苏子弗带到了附近的一座酒肆,点了一份烧鸡一份白切羊肉,要了两壶酒,给双方做了一个简单介绍。陈忠以为苏子弗就是糜竺的一个心腹,没有丝毫的在意,略带寂寥地说:“我辞职了,吕布不适合我。”

糜竺笑了笑问:“我家主公如何?”

陈忠给自己倒了一杯酒:“刘备人不错,是个好老板,但是他满足不了我的追求,要不然舍弟陈群也不会留在吕布那里。”

陈忠是陈群的哥哥?苏子弗的眉头皱了起来,陈群可是一个牛人,后来给曹丕弄出一个什么九品中正制,苏子弗问道:“陈先生莫非看好曹操?”

陈忠眯起眼睛,苏子弗的随意给他一种心理上的冲击,就是眼前这个人,对曹操那样的大人物没有什么胆怯,这可不是一般的年轻人能有的气场;陈忠点头问道:“曹丞相难道不是最好的选择吗?”

苏子弗给陈忠点了一个赞,这家伙的眼光真的不错,只是嘴上不肯认输:“曹操现在看上去持有大义,可以挟天子而令诸侯,只是北面有袁绍,南面有袁术,如果不是吕布这个白眼狼鼠目寸光,曹操现在只有向关中发展。不过就算如此,等我家主公夺回徐州,一切还会是原还原。”

夺回徐州,陈忠顿时乐了:“苏子弗,恐怕就是刘备,现在也没有这个信心。”

苏子弗看看陈忠说:“现在吕布能占据徐州,是因为徐州的士族担心我家主公击败袁术,与曹操沆瀣一气,影响士族本身的利益;可是吕布就甘心占据三分之一的徐州,这样一直被士族忽悠下去吗?吕布一样有统一四方的雄心壮志,陈先生离开下邳,其实就是看到了这一点,日后吕布不仅会与袁术开战,也会与曹操开战。”

“但是吕布手下的人才远远胜过刘备。”陈忠的话一针见血,任何时候,人才都是争夺天下的本钱,吕布再不堪,最起码这方面比刘备强;苏子弗微微一笑说:“人来人往,皆为利益,陈家应该不缺在曹操手下做事的人,先生何不考虑另下一注?”

苏子弗不是一个悲天悯地的人,清楚陈忠这样的人,固然有自己的理想,但是利益才是实实在在的东西,不把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,才是世家习惯的做法;陈忠没有丝毫拘谨地点头承认道:“你说的我懂,我确实有点动心,但是刘备主管徐州的时候,我并没有看到什么闪光的东西,譬如关羽,就算不屑我们这样的人,作为同事,也不应该整天挂在脸上吧。”

糜竺和苏子弗不约而同地笑起来,苏子弗给陈忠斟了一碗酒说:“不管到哪里,我们都会遇到我们不喜欢的人,但是在前程面前,这点委屈算不了什么;不瞒陈先生你说,我是来沛县成亲的,现在也不知道最后的结果。”

陈忠是个很敏感的人,立即捕捉到苏子弗话里的信息:“你是?”

糜竺插话说:“子弗与刘玫自幼定亲。”

陈忠什么都明白了,露出一个促狭的笑容说:“听说曹操要和刘备联姻,陈宫出了一个主意,要促成吕恂和刘玫在一起,原本吕布是极力反对这件事的,可是最终也同意了,还特地让许汜拜会刘夫人与关羽,这次将跟着一起来沛城。”

苏子弗恍然大悟,自己和糜竺上当了,陈忠前来,就是来试探刘备的,许汜的消息是早就准备好的礼物;苏子弗笑了起来,给糜竺和自己都斟满酒,放下酒壶问道:“许汜这个人口才如何?”

“名士还有口才不行的人?”陈忠端起酒碗,自顾自地喝了半碗说:“许汜是襄阳人,有国士之名,曾在曹操手下任从事中郎,与张超、陈宫等人一起背叛曹操而迎吕布为兖州牧,随后一直跟随吕布来到徐州,远不是简雍、孙乾可比。”

看来刘备的人在这些世家的眼里确实算不了什么,苏子弗笑了笑问道:“与先生比呢?”

陈忠诧异地看看苏子弗问道:“你似乎对于婚事可能不成并没有什么担心与不满,是为了继续在刘备手下混口饭吃,还是不在乎这门婚事?”

编辑推荐

热门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