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 首页 > 最新小说 >

[完结]苏知意天瞳蛇全章节阅读

2021-06-11 09:55    编辑:石竹阅读
  • 苏知意天瞳蛇

    渴雨的这本《苏知意天瞳蛇》非常有趣,主角故事精彩,下面为大家带来章节片段:

    渴雨 状态:连载中 类型:玄幻
    立即阅读

《苏知意天瞳蛇》 小说介绍

《苏知意天瞳蛇》是渴雨写的一本小说,主人公将会有着怎样的经历呢?快来阅读这本小说吧。...

《苏知意天瞳蛇》 第2章 免费试读

前段时间网上流传了很多COS敦煌飞天啊,壁画之类的照片,我那时候也看过,那些小哥哥小姐姐的颜,我也是嗑得动的,但也没有多大的想法。

可对上那个和尚时,除了心中一句“我曹”,再也没有什么能表达的。

惊为天人,大概就是这种……

不,确切的说,那和尚就是天人。

一身白色的僧袍整整齐齐、一尘不染的披在身上,广眉深目,高鼻挺唇,无论是轮廓,还是五官,都好像精雕细琢。

他站在那里,我就感觉腿有些发软。

不是那种腐的发软,而是一种想膜拜的感觉。

我和他隔着深深杂草,对视了一眼,就匆匆收了目光,与天人对视,着实需要勇气。

“啊……”那老汉突然痛苦的嚎叫了一声,跟着捂着肚子,在地上不停的打滚。

和尚收回了目光,依旧低头看着他,当真如同佛祖怜悯的看着受难之人一样。

老汉滚了一会,嘴里喃喃的大叫什么,朝我这边跑了过来,边跑还边拉动着衣服。

我看着吓了一跳,却见他扯开的衣服下面,好像有无数条蛇在他肚子里拱动着,想咬破肚皮钻出来。

“破了就破了,我就破戒了,色戒,色戒……”他脱了衣服,又去扯裤子。

这一幕出现得又怪又快,我一时拎着行李袋,不知道是该跑,还是该将这老汉一包给砸倒,他这样子明显就是有病啊!

对面那和尚,却依旧站在那里,双手合十,悲悯的看着老汉朝我跑过来。

张嘴似乎轻轻说了个什么字,眼看就在伸手将腰带扯开的老汉,猛的倒在地上,痛苦的呕吐了起来。

他吐出的东西一股浓浓的腥味,一团团的,好像是生肉,又好像是活着被剥了皮盘着的小蛇,反正一团团扭曲着吐出来,在杂草中间蠕动。

看得让人胃里发滚,我皱了皱眉,忙抬眼看去。

那和尚却已然不见了,转眼四处看了看,却连人影都没看到,那杂草丛生的院子,连草都没有倒一棵。

而老汉却趴在地上,不停的呕吐。

边吐还边痛苦的道:“破了,我要破了,不修了,不要了……”

浓浓的味道传开,我实在受不了,也没有多少同情心去理老汉,反正那和尚才跟他是一家的,既然他走了,应该是去叫人了吧。

拎着行李袋,看了看四周,有点后悔跟我妈来这里了,可我妈做事,自来是十分有主见的。

我只得认命的拎着行李袋朝里走,小道又窄又长,越往里,就越潮湿,杂草都及腰了,如若不是两边有树,谁都不知道这里有条路。

幸好这草丛里有许多虫子,却并不见蛇之类的。

走了十来分钟,树林之中有一栋单间的小木屋,看上去单独耸立那里,好像隐居的居所一样。

那房子四周倒收拾得整洁,我拎着行李走过去,却见屋子前面有一个石墩,看基座还是比较古旧,上头却十分光滑,也不知道是放什么的。

房子并没有上锁,我推开门进去的时候,里面还算整洁。

只是在我清行李,想换下湿鞋时,却发现一个行李袋中,居然放了一把刀。

一把锋利的菜刀,她用油布包着,放在行李袋的最上方。

我猛的想起昨晚睡时,我妈说的话,要“砍死”什么的。

心中突然有些发酸,小心的将菜刀收好,又确定四周无人后,就坐在桌边等我妈。

这深山里并没有通车,能听到风声和鸟声,十分幽静。

我握着手机坐了没一会,就靠着椅子睡着了。

迷迷糊糊的,好像听到有人在我耳边,沙沙的道:滴血认,红烛灭,缘定成,三日迎……

那声音低沉而沙哑,听着让人心中发冷,我想醒过来,却怎么也醒不过来。

就在我昏昏沉沉的时候,猛的听到外头传来什么“叮”的一声响。

似乎无数铜环相撞,让人心神激灵。

我猛的醒了过来,却见桌子上,摆着一对红烛,看上去是我家鞋柜上点的那一对一样。

火光摇曳,一点流蜡顺着烛身往下。

那烛身之上,原本半昂着头的女人,却好像变了,她捧着那缠着的蛇身,将脸凑了上去。

她脸上的神色,似痛苦又好像是享受,这种神情,我在宿舍和室友偷偷看小片的时候见过。

可家里那对红烛,我妈烧了,这一对又是哪里来的?

难不成现在制红烛,还跟那不好的图一样,有进度的?

上次吹灭了红烛,我妈很紧张,这次我连吹灭都不敢了,反正这里面没有灯,点着就点着吧,只这样的红烛有辱这佛门古刹啊。

只是一低眼,却见桌上倒铺着一个实木的相框,上面赫然写着我的名字和生辰八字,正是当初家里那一个。

可这个相框我妈也烧了的,怎么都出现在这里。

心中疑惑和恐惧顿生,我依旧不死心,小心的捏着相框边缘,想将相框翻过来,看一下那里面是不是我的相片。

只是这次一伸手,那相框里面突然就探出了一个筷子大小的蛇头,对着我手指就咬了一口。

鲜红的血水滴落在相框上,眨眼就渗了进去。

我痛得倒吸了口气,抓起手机就要朝相框砸去时,那条蛇又不见了。

可手上却实实在在的多了两个血口子,我看着那对红烛,是真的有点害怕了。

拿着手机,将相框直接推翻到桌下。

相框翻转过来,里面照片上确实是我的脸。

只是我没有穿衣服,怀抱着一条蛇,半昂着头……

无论是神情,还是样子,都与我上次看到的红烛上雕的一模一样。

心中突然激跳如鼓,我看着那相框里的照片,在这里半刻都不想呆了,随手抓起我妈背包一侧插着的强光手电筒,推开门就要出去。

可跑到屋外,手电一照,却见原本弯曲通向外头,杂草丛生的小路上,所有的草都朝这边倒着,连小道两边的树,稍微小一点的,都不知道被什么给压断了。

以往看过的那些蟒蛇片,还有刚才那蛇缠人的红烛和相片,都让我不得不往一个方向想。

我拿着手电筒朝木屋前面照了照,却见那个石墩旁边,有什么闪着亮光,看上去是什么破碎的鳞片,上头还染着血。

那鳞片洒落了好几片,每一片至少都有我巴掌大。

心中不好的想法再次涌来,我站在这里,进去是有那诡异的相框和红烛,往前可能会有条大得跟小道一样宽的大蛇。

正迟疑着,就听到“叮”的一声响。

那个初来时见过的天人,手握一根九环锡杖,一步步的朝我走了过来。

他白色僧袍上染满了血,每走一步,锡杖叮叮作响,让人心神俱静。

我失神的看着他走过来,努力压住自己想跪下去膜拜的想法。

他走到我身边,深邃的眼睛低垂看了我一眼,目光沉沉的落在我手上,确切的说是看着手电筒上的血。

转身就进了木屋,我忙扭头看去。

却见他一脚踩过那个相框,脚下就有着血水渗了出来,相框扭动了几下,居然变成了一条被踩瘪,皮色如木的小蛇。

跟着着伸手一捏,就将红烛上的火光捏灭。

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,那红烛一灭,红蜡立马融化流淌下来。

只是那红蜡看上去,跟那老汉吐出来的东西一样,似乎是绞碎夹着血的肉泥。

“你。”天人转身看着我,指了指房间唯一的床:“睡上去,我在门外守着。”

第一次听天人说话,那声音又酥又沉,我还愣着神,还没听明白,他就已然朝外走。

到院前那石墩子上,握着锡杖直直的站着,双眼沉沉的看着那条已然碾过的小道。

最新推荐

编辑推荐

热门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