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 首页 > 最新小说 >

十二岁那一年的七月十五晚上全本小说(十二岁那一年的七月十五晚上)全文阅读

2021-07-18 14:22    编辑:石竹阅读

《十二岁那一年的七月十五晚上》 小说介绍

小说叫做《十二岁那一年的七月十五晚上》是爱飙车的蜗牛的小说。小说内容精选:...

《十二岁那一年的七月十五晚上》 第2章 免费试读

第2章天雷绝户煞

来到爷爷坟头的时候,暴雨突然停了下来。

爷爷的坟果然是被人挖开的,坟坑里灌满了雨水,再把手电往里一照,我顿时身体一震。

棺材的盖子已经被掀开了,棺材和爷爷的遗体就浮在水面,遗体被水泡的已经发白浮肿,遮脸布被水冲开,七窍全部流出了暗红色的鲜血,看上去完全不像诈尸,而是中了阴邪煞。

我哆哆嗦嗦的放下手电,噗通一下跳进了棺木之中,伸手朝着棺脚的位置快速的摸了起来,想要确定镇魂杵还在不在。

手很快扫到一硬物,抓出水面一看,居然是一把剪刀。

剪刀有两刃,剪阴剪阳,在丧葬风水中,那是煞气极重的镇物,从古到今,没有敢在棺材里面放剪刀的。

而在慌乱中,这剪刀还划破了我的手掌。

镇魂杵用来安抚亡灵早登极乐的,而剪刀...是用来引绝户雷的。

这绝对是被恶毒之极的同行算计了,这阴毒的法子有个阴毒的名字,叫做:天雷绝户煞。

想到这个煞,我把剪刀丢出棺材,又在里面疯狂的摸了起来,我心里很清楚,要形成天雷绝户煞,应该有四把剪刀才对,剪刀封住四方,才能绝后。

不一会儿,我从棺材里摸出了另外三把剪刀,把它们全部丢了出去。

如果这剪刀和爷爷的遗体待久了,等爷爷尸水血脉融入剪刀之中,爷爷的直系后代全部要遭殃。

爷爷就两个儿子,父亲早年癌症去世,就我一根独苗,小叔因为爷爷不教他本事,早就和爷爷闹翻,他初中毕业就去上京打工了,五年了,从来没有回来过一次,这次爷爷西去,还是在村长苦口婆心的劝导下才答应回来服丧。

小叔即便是回来了,对着已经死去的爷爷也没有什么好脸色,见到遗体的第一面,就吐了口唾沫,指着爷爷的遗体大骂:“老东西,活该暴毙。”

对于小叔,我始终心怀愧疚,我曾经问过爷爷,为什么不把这本事教给小叔,爷爷说我们这行走的是阳间路,吃的是阴间饭,功利性太强容易遭天谴,小叔性贪心狠,教不得。

想到对小叔的愧疚,我右手握起另外三把没有沾染到我鲜血的剪刀,一咬牙,猛的扎向了自己的掌心,小叔是爷爷除了我之外唯一的血脉,为了不影响小叔,我把所有的煞气都引到了自己身上。

“啊!!!”我紧紧的咬着牙,发出一声惨痛声,晕了过去。

醒来的时候已是鸡鸣,农村的清晨,最不缺的就是公鸡叫,此时天已大亮,不过在这葬灵山中,依旧很阴冷。

我慢慢的爬了起来,手掌上的伤口早已止血,坟坑里的积水已满,爷爷的遗体就浮在水面,此时遗体的颜色已经变成了正常的青灰色,七窍中的流血也已经被雨水冲刷干净,看来这天雷绝户煞对爷爷遗体产生的影响已经消失了。

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我把爷爷的遗体拖了上来,用遮脸布盖住了爷爷的面部,然后用树枝盖在了爷爷遗体上。

目光落在了几个烟头上,是那种细细的女士烟,我眉头皱了皱,这烟是进口烟,村里甚至是镇子里都没有卖,是小叔从广东带回来的,烟头在这被挖出来的土堆上面,很明显是挖了坟再抽的烟。

难道,挖爷爷坟的人,是小叔?

我摇了摇头,心想应该不可能,小叔再恨爷爷,也不会用这天雷绝户煞把自己也算计进去,何况小叔也不懂这些,可是这烟头又该怎么解释?

我想了想,还是把烟头清理干净,免得别人怀疑,当务之急,是要先告诉村长,让他帮忙给爷爷迁坟,这种事儿,我一个小孩子自己做不来。

我快速的跑下了山,路过小哑巴的土房的时候,我进去看了看,小哑巴不在家,喊了几声也没有回应。

没有管那么多,我拔腿朝着村长家跑去。

村长家在村头,葬灵山在村尾,我几乎穿过了整个村子,村里的那些以前很熟悉的狗,看到我就开始狂吠,然后跟在了我的后面。

狗通灵,能看到邪煞之气,不过它们并没有扑上来咬我,还谨慎的和我保持着十米以上的距离,这阴煞之气太过猛烈,连狗都怕。

走到村长家的时候,后面已经跟了十多只狗了,更多的狗听到叫声也在纷纷赶来的路上。

这种动静几乎惊动了全村人,村长也出门查看是怎么回事。

看到我那狼狈不堪的样子之后,村长赶紧走了出来,大声说道:“小歌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“村长爷爷,我...我爷爷的坟被人挖了。”我哽咽着说道。

“什么?你说大声点!”村长凑了过来,我的声音太小,周围都是狗叫,村长完全没有听清楚。

我大声说道:“村长爷爷,我...我爷爷的坟被人挖了,我现在要给爷爷迁坟,请求您的帮助。”

“什么!”村长身体一震,大声说道:“是哪个遭天谴的敢挖秦五爷的坟?”

我摇了摇头,喊道:“我不清楚,不过得赶在中午十二点之前完成迁坟,要不然会很麻烦!”

“好,我这就叫人。”村长摸出手机,一边拨号一边问道:“小歌,这些狗是怎么回事?怎么见你好像见了鬼似的?”

我看着周围越来越多的狗,抓起墙头的一把铲子,一边怒吼着一边朝着那群狗冲了过去。

那群狗一边狂吠一边警惕的看着我,我往前冲几步,它们就后退几步,一副十足的想要攻击我又不敢的样子。

我双手抓着铲子,朝着地面猛的拍了下去,发出了一声巨响,然后冲着那些狗大吼一声:“滚!”

也许是我的举动和情绪让体内邪煞之气更为暴躁,那些狗顿时就安静了下来,只不过它们都没有走,而是夹着尾巴在十米开外晃来晃去,狂吠变成了低鸣。

而周围,除了狗之外,还有十几个村民也赶来看热闹,对着这一怪异的现象交头接耳,指指点点。

我没有理会这些,而是走到了村长家门口。

“小歌,我叫了村里虎子他们过来,你是九爷的唯一传人,而且还是嫡孙,这其中的门门道道你都清楚,迁坟这事儿,还得你来主持。”村长此时也打完了电话。

我放下铲子说道:“谢谢村长爷爷,今天是七月十六日,刚过七月半,属龙和属蛇的不宜参与迁坟,属虎和属猪的人最好,人数不宜多,除我和小叔之外,您再叫两个人就行。”

“好,我和他们说一下,你去通知你小叔,我怕他不愿意。”村长再次拿起了手机。

我眼神坚定的咬牙说道:“他必须愿意!”

“行,那你去叫你小叔,我带着他们马上赶过来,需要准备什么吗?”村长问道。

“您帮我准备一包熟石灰就行,其他的我来准备。”我说着就往小叔家里跑,此时太阳已经爬上了树梢。

时间,已经不多了。

......

最新推荐

编辑推荐

热门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