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 首页 > 最新小说 >

《驱邪笔记》完结版阅读《驱邪笔记》最新章节目录

2021-07-20 09:52    编辑:石竹阅读
  • 驱邪笔记

    《驱邪笔记》本书我推荐一些比较喜欢小白文的书友,没有太多勾心斗角,主线也很有趣,总而言之就是我喜欢这本书,望作者马鱼龙,加油!

    马鱼龙 状态:已完结 类型:玄幻
    立即阅读

《驱邪笔记》 小说介绍

小说《驱邪笔记》是作者马鱼龙所做的一本爱情小说,小说中的男女主角是李白郭丽丽,讲述了......

《驱邪笔记》 第11章 免费试读

我叫李白,出生那天风雨大作,方圆几百里的黑狗突然成群结队冲/进村里。这些黑狗围着我家的院墙狂吠不止,随后,开始啃咬同类的皮肉。

直到我出生那刻,老屋周围洒满了腥臭的狗血,尸骸满地,如同炼狱。

夜里更不太平,屋外面鬼哭狼嚎一般。风雨声中,能清晰的听见某种诡异的低吼之声,哭泣声,还有如金戈铁马般踏过泥土的声音。

村里的吴瞎/子说,这是百鬼索命,幸亏那些辟邪黑狗血挡住了讨命的恶鬼冤魂,否则,我出生就该是个死婴。

然而,当我的家人想详细询问的时候,吴瞎/子却连连摆手,一句“此子命格绝不一般”后,便什么也不肯说了。

诡异的事还未结束。

七岁那年,村里来一位号称铁口神断的先生。刚竖起招牌,父亲带我过去凑热闹。

那位算命先生也不知怎么就心血来潮,非要给我卜上一卦。

问完生辰八字,眼中突然露出惊愕的神情,接着竟五体投地对我跪下。狠狠的磕了三个响头,起身后,立刻把招牌砸了。

周围的人们都惊呆了,正在莫名其妙功夫,算命先生猛地吐出几口鲜血。

他一脸震惊的看着当时七岁的我,好大一会儿才连连对我作揖,说了句“冒犯”扭头就走。

没走出村口几步,忽然直挺挺的躺下。

再一看,人已经没气儿了。

全村震惊。

算卦的吐血而死这事儿,在村子里发酵了很久。

从这以后,坊间流传的段子,就更邪乎了。

说我厄运缠身,乃不详之人,会带来灾祸。甚至连村里死人,粮食减产这种事,都往我身上凑。

十里八乡越传越离谱,我的父母也受到了牵连,周围白眼,闲言碎语不知道经历了多少。

很多村民,都提议要逼我们搬家,把我们全家赶出村子。

有些激进的乡亲,都拿着刀上门了。

就在这时候,之前说我命格不一般的吴瞎/子出现了。他分开人群,当场收我做干儿子。而且保证以后不会因为我,连累到村里人。

说起这吴瞎/子,可是我们这一带的名人。

相传他以前是一名道士,破四旧的时候,因为道观被砸了才寄居在我们村。

平常给人摸骨看相,除此之外,十里八乡一些闹邪祟的事件,也都是请他出手摆平的。

换句话说,吴瞎/子在我们当地,妥妥的是一位受人尊敬的老神棍。

有了吴瞎/子作保,围着我家的村民才悻悻的散去了。

然而,我的父母要感谢吴瞎/子的时候,这老家伙却一言不发,直接背着手,没事人一样离开了。

不管怎样,吴瞎/子帮了大忙,又成我的干爹,也算是自家人了,父母想把他接到家里住。

提着礼物上门去请,吴瞎/子却把门给堵死了,坚决不收任何礼物。

而且,从这个时候开始,吴瞎/子不再开口说话,不管是和谁交流只是写字。

在外人看来,这老神棍年纪本来就很大了,之前是个瞎子,现在还成了哑巴,实在是晚景凄凉。

父母则教育我说,吴瞎/子对我有恩,长大以后要报答他。

我对他更是亲近,有事儿没事儿就往他的院子里跑。

他对我的到来,倒是没有拒之门外,只是当我叫他干爹的时候,看我的眼神有些复杂。

当然,吴瞎/子并不是真瞎,他只是眼神有些老花,看不清楚东西而已。

由于坊间相传,我是灾星转世,导致我受到了很多困扰。学校里经常受欺负,学习成绩自然不怎么样。

不过说实在的,我对学习真的是没有什么兴趣,上课跟听天书一样,反倒是吴瞎/子家里存的老书,我看的津津有味。什么甲乙东方起青龙,丙丁南方为朱雀……

只是,这些老书里的内容过于离奇,什么飞檐走壁,呼风唤雨……而且修炼还要靠机缘!这不扯呢吗?

吴瞎/子从未解释过什么,对我喜欢翻看老书的行为视而不见,相当于是默许的。只是我每读完一本,他都会在本子上写一些问题,考问我。

每当我答对的时候,他都表现的很开心,第二天绝对能吃到他从水潭里抓到的美味老鳖,作为奖励。

提起那些老鳖,真是又肥又脆。肉质比牛肉劲道,比鸡肉美味,我总是吃不够。

我心说干爹啊,你怎么每次不多抓两只给我吃呢?

也想过跟他一起下河去抓,但很奇怪,我这个干爹别看眼瞎,走路却非常快,那速度,跟骑了自行车一样,嗖嗖的,几次我都跟丢了。

后来我学聪明了,问了我爹,附近哪里有老鳖。

终于让我打听到了,吴瞎/子去的是黑龙潭。

那天,我直接骑了自行车,在黑龙潭边儿等他,可能是去的太早了,干等着他也不来,于是就在草堆里睡着了。再醒来的时候,却看见了今生难忘的一幕场景!

吴瞎/子,竟然正跟一只拖拉机那么大的老鳖对打,干爹一蹦四五米高,躲避那只脑袋如同大白鲨似的老鳖袭击。

眼看干爹躲不过去了,我吓的面无人色,嗷了一声。吴瞎/子立刻看向我这里,我这才注意到,此刻,他的两眼放光,两颗眼珠跟手电筒一样,亮的吓人。

只对视了一眼,我便脑袋一片昏沉,晕了过去。

不久后清醒过来,映入眼帘的,竟然是一只张开血盆大口的老鳖,我吓的又昏了过去。

再醒过来,就是三天后了,父母跟我说,我连着发了三天烧。

但老鳖的事太邪乎,我不敢告诉他们。

而干爹吴瞎/子也是什么都不提,跟平常一样,还是考问老书上的问题,答对了有老鳖吃。

就这样,我由于偏科严重,高考名落孙山,最后仅仅混了个大专,学的还是护理专业。

快毕业的时候,家里突然来电话让我赶紧回家,具体什么事儿却不说。我以为家里出事儿了,急忙慌的赶了回来。

我记得很清楚,那天是个阴天,天气闷热无比。

刚进村就听见鞭炮和唢呐声,我估摸着应该是谁家办白事。

也没有在意,顺着小路奔回了家,刚进屋,就看见吴瞎/子正坐在堂屋的罗圈椅上,眉头紧锁。

见我回来,眨眼工夫,他就来到我身前。

没等我有任何反应,干爹便紧紧的抓住了我的手腕。

他这双手分外的有力,仿佛是铁箍子箍在了我手上,硬生生的疼。

接着,干爹从腰间抽出了一根麻绳,给我来了个五花大绑。

“干爹,这是干嘛呢?”我有些惊恐,挣扎着问道。

吴瞎/子并没理会我,捆的更起劲儿了,就连我父母也出现帮忙,把我捆好后,直接丢在房间床上。

这还不算完,窗户还用木板钉死了。

要不是亲生父母也一起的干这事儿,我差点以为有人要害我。

不管我怎么叫喊,询问,他们也不理会。

看了看身上的绳扣,我直接好家伙,这捆的还是是猪蹄扣,越挣扎越紧的那种。

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对我,总之,我跟坐牢一样,暂时失去了自由。

一整天的时间,吃喝拉撒都在屋里,人简直要憋疯了。

到了晚上,我浑身已经彻底麻木,正考虑是不是该找个墙角磨断绳子,忽然听见窗外有人叫我的名字。

“李白……”

听声音,是个女的,有点陌生。我皱起眉头:大半夜怎么会有个女人,来我家窗口喊我呢?

“谁?”

“我是丽丽啊,郭丽丽……”窗外女声接着说道。

这姑娘我认识,一个村儿的,小时候我没有玩伴,也就她不嫌弃我是个灾星,偶尔能和我一起上学。

后来到了初中,村里传过我们俩的闲言碎语,她父母因此上我家闹了一场。

从那之后,我就不敢跟她说话,也没有任何交集了。

只是现在大半夜的,她来我家干什么?

“什么事?”我隔着窗户问道。

“听说你回来了,有件事……我想请你帮忙。”

我挣扎了下,往窗口挪了挪,“啥事儿你说呗。”

窗外传来抽泣声音。

紧接着,郭丽丽哽咽说道:“我爸妈,为了二十万彩礼让我嫁人,对方是个瘸子,我怎么能同意呢……而且,我已经有对象了!我想逃,但没出过远门,求你帮帮我,带我去省城,我对象在那儿等我……”

我听完之后,心里一阵卧/槽。

这都什么年代了,居然有买卖婚姻,为了二十万就卖女儿!

只不过我现在被捆的结结实实,就算再同情她也没用,有心无力啊。

当下就给郭丽丽说了我的难处。不多时,窗户外面传来一阵异响。紧接着,一把小刀从木板缝隙塞了进来,我心中一喜,赶紧摸了过来,拿在手里。

这刀有些钝,废了挺长时间,才割开绳子。

此时,鞭炮声打破了寂静,接着,外面传来哀怨的唢呐声。

刚回村的时候,我就听见过唢呐,估摸着是村里有白事死人了。按我们村的规矩,死人要停尸三天,晚上要有人守夜上香,午夜子时,还要放鞭炮让唢呐班子吹响器招魂。

活动了一下有些发麻的手脚,我随口问道:“丽丽啊,咱们村谁死了?”

窗外的郭丽丽忽然不说话了。

我又问了几句,她依然没有回应我。

一股异样的感觉袭来,仿佛有什么事情不对劲儿。

于是,我摸到开关,开了灯。

明亮的房间,让我有些不适应。我试着站起来,想靠近窗台再跟丽丽说几句话。

然而,当我下意识的撇了一眼,手里的那把刀后,顿时感到头皮发麻,浑身都长出了鸡皮疙瘩!

这哪里是什么小刀,分明是一截断掉的尺骨!

锋利的骨碴上,还残留着麻绳的碎屑。

最新推荐

编辑推荐

热门小说